首页 »

“大半条黄河”的废污水年年入长江,该怎么修复母亲河?

2019/9/11 18:47:21

“大半条黄河”的废污水年年入长江,该怎么修复母亲河?

日前,《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印发,将生态环境保护提到了首要位置,提出建立健全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和水资源管理制度,强化长江全流域生态修复。长江长又长,涉及的人口、城市、产业很多,如何实现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相适应,走出一条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道路,是涉及国计民生的重大关切。长江生态的“家底”如何?存在哪些问题,如何更好改善?记者赴武汉,采访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总工程师穆宏强。

 

每年有相当于“大半条黄河”的废污水排入长江

记者:当下,大家最关心的是,长江水质情况,究竟怎么样?

 

穆宏强:从我们几十年的监测结果看,总体上长江的水质状况还是比较好的,干流符合或优于Ⅲ类水标准的河长比例从2000年的67.4%逐步增加到现在的80%左右,还在好转。今年我们正开始做新一次水质调查。特别要重视的是,长江局部污染严重,主要是干流城市江段和部分支流,水质低于Ⅲ类水标准。

 

另外,长江流域湖泊的富营养化问题比较突出,长江流域有约80%的湖泊存在富营养化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尖锐。虽然经历多轮治理,有成效,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然不治理就更严重。湖泊生态恢复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如滇池,国家投入巨资,收效距离大家的期待还很远。

 

还有,饮用水的水源地存在安全隐患,主要是沿江各城市江段取水口与排污口犬牙交错,再加上沿岸化工企业密集,水道的繁忙运输,一些危险品都是靠水运,一旦发生事故,影响难以估量。

    

记者:不少人觉得,长江流域众多的排污口是罪魁祸首,该怎么监管?

 

穆宏强:据统计,长江流域有3万多个排污口。其中年排放量10万吨以上的,就有6000多个,而纳入我们监管却只有100多个。2012年数据是,全国废污水排放总量785亿吨,其中近400亿吨排入长江。打个未必恰当的比方,差不多相当于大半条黄河的废污水排入长江;2014年数据是,长江流域的废污水排放量有338.8亿吨,约相当于全国的废污水的40%左右。排污口和污染来源问题非常复杂,有的有统计,有的没统计,有的有主,有的找不到主。一些城市江段都是暗管直接通入长江,一些城市的工业排污和市政排污混在一起,给管理和治理带来很大麻烦。

 

另外,长江两岸重化工企业星罗棋布、化工园区烟囱林立、化工“三废”偷排问题突出、化工溯江而上“梯度转移”趋势明显,干线港口危险化学品年吞吐量超过2亿吨……这是重要的基础产业,也是污染大户,关键要在优化布局、综合治理,亟待国家在宏观层面统筹协调。

 

长江生态修复,最紧迫的问题,还是污染治理,但是我们和环保部门,都不清楚究竟排了多少,排了什么东西,摸清楚是最要紧的。另外,要提高全民素质素养,尤其是官员群体的环保意识。我们呼吁,污水处理是民生工程,有公益属性,负担也不能都交给企业,应该把污水处理厂的运行费用纳入各地地方财政,确保经费有保障;有些可以靠市场来解决,如排污权的交易、水权的交易、碳交易等构想和做法。

 

当务之急是“齐参与”、“重落实”

记者:监管难、保护难,是否急需沿岸各省市区和行政机构形成合力?

    

穆宏强:不可否认的是,管理上确实存在问题。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的职能之一,是对国务院批复的重要的水功能区进行监测管理,重点是省界缓冲区的管理,并参与协调省界、上下游的关系。省市区内部的长江岸线,主要由地方政府管理,但是一些地方监管不到位、执法力量也不足。

    

如今的当务之急是进行分区,确定哪一段是可以开发利用的,哪一段禁止开发,哪一段是留待后面开发利用的。处理好保护与开放的关系,需要各地齐参与。认准的东西要早决断;而难以预测,利弊难分的,就要做减法、慢思维、慎决断。

 

记者:要明确长江修复的权责,若能出台专门的法律是否会更“给力”?

 

穆宏强:我国第一部流域综合性行政法规,是《太湖流域管理条例》,让太湖流域和长三角治理污染有条例可依,成效值得肯定。

 

但是,关于长江流域管理的立法问题争议已有20多年了,虽然呼声越来越高,但至今尚未纳入立法日程。不过,我认为立法也不是解决问题唯一途径,如果没有“长江法”,是不是长江的问题就解决不了或者不能有效的解决?我觉得也不是这样。现有的对于环境保护、水利建设、水资源保护、生态保护等方面法律制度,如果能真正落实的话,效果也会很好。

 

当下我们的重点工作之一,在于规划。从2011年开始,我们开展了长江流域的20多条河流的综合规划,长江的岸线寸土寸金,无序开发会有很多问题;另外,长江沿岸的取水区、排污口和应急水源布局的规划意见,未来也将会出台,杜绝以往取水和排污口犬牙交错的现象。

 

记者: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成为国家重大区域发展战略后,长江生态修复的前景如何?

 

穆宏强:可喜的是,长江上游的水土保持效果是非常显著的,生态好了,鸟类和野生动物多起来了。这得益于国家投入巨资,建设长江防护林,加强流域综合治理,这还得益于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喂牛、砍柴、割草活动减少了。可是,陆地生态恢复的成效不错,水生态恢复任重道远。

 

有效的手段之一,是让长江休渔、休养生息。另外,航道治理一定要兼顾生态修复,将伴生的污染降到最低。还有,污染严重的小流域要专门研究针对性污染治理措施,如发展生态农业、循环经济,小流域好了,整个流域会更好。

 

编辑邮箱:alexklj@126.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