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沪街道一把手:职级新政让我们欣喜

2019/9/11 2:29:08

沪街道一把手:职级新政让我们欣喜

县以下机关公务员,正科级干部15年未提拔的,可享受副处级待遇?消息一出,广大基层公务员难掩兴奋之情、欣喜之色。

 

《关于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意见》近日下发,在职务之外为基层公务员开辟一条职级晋升通道,以缓解基层公务员受机构规格等因素限制,职务晋升空间小、待遇得不到提高的矛盾,使其随着职级晋升相应提高待遇。

 

《意见》中的一系列新政,将给基层公务员带来什么?在上海,《意见》所对应的街镇公务员,如何看待这条新设的职级晋升通道?

 

不“升官”,也能获得合理待遇与尊严

 

据了解,中办、国办近日印发了《关于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意见》,人社部、中组部、中央编办、财政部、国家公务员局5部门部署了县以下机关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实施工作。

 

《意见》提出,将对县以下机关公务员设置5个职级,由低到高依次为科员级、副科级、正科级、副处级和正处级。

 

根据《意见》,公务员晋升职级,主要依据任职年限和级别。具体条件为:晋升科员级须任办事员满8年,级别达到25级;晋升副科级须任科员级或科员满12年,级别达到23级;晋升正科级须任副科级或乡科级副职、副主任科员满15年,级别达到20级;晋升副处级须任正科级或乡科级正职、主任科员满15年,级别达到19级;晋升正处级须任副处级或县处级副职满15年,级别达到17级。公务员晋升职级后,享受相应职务层次非领导职务工资待遇,但工作岗位不变。

 

《意见》规定,任现职级或职务期间每有1个年度考核为优秀等次,任职年限条件缩短半年;每有1个年度考核为基本称职等次,任职年限条件延长1年。

 

对实施职级晋升制度的机构范围,《意见》 作出了明确限定,即县(市、区、旗)和乡(镇、街道)机关和参公管理单位的在编人员; 机构规格高于正处级的县(市、区),其所属党委、政府工作部门等不列入实施范围。

 

什么是公务员管理制度中的“职务”与“职级”?职务,是指公务员所具有的头衔称谓,比如县长;职级指一定职务层次所对应的级别,比如县长所对应的职级多是县处级正职。长期以来,公务员管理实行的是职务与职级对应的“单轨制”,公务员的工资及其他待遇主要与职务挂钩。而此番改革后,在“并行”制度下,职务与职级成为两条并行的晋升通道。通俗一点来讲,基层公务员即使当不了科长、处长,也能通过职级的晋升,来提高收入待遇,并获得职业的成就感。

 

我国公务员有六成以上是在县乡基层工作。基层公务员数目庞大,但在县以下机关,公务员受机构规格等因素限制,职务晋升空间小。据统计,我国公务员从科员到县处级干部的晋升比例仅为4.4%。这让很多基层公务员的待遇长期处在相对较低水平,由此造成了队伍不稳定、优秀人才频频流失的情况。  县以下机关公务员是服务群众、巩固基层政权的骨干力量。在这一公务员群体中,建立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是对干部人事制度的重要调整和改革,也是对公务员制度的创新和完善,可以鼓励广大基层公务员立足本职,踏实工作。

 

晋升有了“他途”,街镇吸引力会增大

 

获知《意见》中的一系列新政,上海街镇的许多公务员也为之欢欣鼓舞。

 

在基层工作,公务员晋升职务有多难?一位街道党工委书记告诉记者,他们街道有50多人,其中处级干部职数8个左右,科级干部职数不超过20个,余下20多个都是科员岗位。目前,该街道科长平均年龄43岁,副科长平均年龄37岁。“科员-副科-正科-副处-正处”,构成一个金字塔结构,越往上走越艰难。

 

一位街道干部说,“每年我都参与街道推选干部的工作,真的是难以取舍。干部职数少、优秀候选人多,推上去一个人,可能造成对其他人不公平。”现在有了职级晋升通道,一些兢兢业业干了几十年的老科长们,如果未能提拔到副处长岗位,按照“晋升副处级须任正科级或乡科级正职、主任科员满15年,级别达到19级”、“公务员晋升职级后,享受相应职务层次非领导职务工资待遇”的政策,就可以得到待遇提高,享副处级待遇,这是对他们长期默默无闻、辛勤付出的一份肯定。

 

新政的出台,不仅有利于基层公务员个人,也有利于街镇留住优秀人才。

 

一位从区级机关到街道交流任职的公务员说,到了街道,才知道基层的工作有多辛苦——值班多、加班加点多、烦心事多,但是晋升却很难。这样的情形下,要推动机关干部“从上往下”交流任职,是比较难的。而街镇也经常留不住人,优秀人才大多渴望到区级、市级机关工作,那里晋升的机会要多一些。新政让不少街道的“一把手”们欣喜,“今后,街镇的吸引力会增大,可以留住优秀人才了。”

 

目前,上海各街道正在开展科室精简工作。在不少街道干部看来,《意见》的出台实施,也将推动此项工作更好地开展。

 

原先,上海街道一般设11个左右科室,个别设置15个以上科室。街道部门设置存在与上级条线部门简单对应、科室划分过细、职能重复交叉、工作忙闲不均等问题,有的科室“有长无兵”。前不久,市委一号课题成果 《关于进一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意见》下发,其中规定,“按照街道职能定位和创新体制的要求,街道党政内设机构按‘6+2’模式设置,即统一设置党政办公室、社区党建办公室、社区管理办公室、社区服务办公室、社区平安办公室、社区自治办公室,同时可根据街道实际需要,增设2个工作机构”,也就是说,今后街道只能设立8个科室。

 

街道科室精简后,由注重“向上对口”转变为更加注重“向下对应”,更好地面向基层、面向群众、面向服务。但是,科室精简后,科长、副科长职数也将相应减少。有人担心,“今后,街道里的科员晋升副科、副科晋升正科,可能更难了,街道对人才的吸引力会不会下降?”此番,“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细则出台后,给基层公务员和街道干部们吃了颗“定心丸”。

 

完善考核制度,别让晋升异化为“熬年头”

 

基层公务员为“利好”消息欣喜的同时,也有人提出疑问:某个职级的公务员,在一定的年限内未获提拔,也可以享受高一职级的待遇,这样会不会削弱基层公务员的“斗志”,让他们满足于“熬年头”?

 

根据《意见》,任现职级或职务期间每有1个年度考核为优秀等次,任职年限条件缩短半年;每有1个年度考核为基本称职等次,任职年限条件延长1年。

 

怎么考核?有公务员指出,职级晋升,应以考核结果为依据,但目前公务员考核制度还不完善。公务员考核体系定性评价多,定量评价少。年度考核还存在“走过场”、“凭印象”的情况,平时考核有很多并未落实。如果通过考核不能客观评价一个人的德才素质,那么架构在此之上的职级晋升就可能成为“唯年限是从”,让基层公务员产生“熬资历”,“多年媳妇熬成婆”的心理惰性。也有人担心,如果考核制度不完善,会不会出现“跑级”现象,形成不正之风。

 

公务员们期盼,职级晋升评价标准要科学、合理、公开、透明,需要配套相应的管理机制,考评机制,监督机制。职级晋升要以工作年限为必要前提,但不要“唯年限论”,应该通过各项配套制度的完善,让优秀人才在职级晋升通道中更快地冒出来。

 

还有公务员认为,职级晋升的前提是科学的考核制度,而科学考核的前提是公务员职位的科学分类。虽然《公务员法》明确公务员职位分为综合管理类、专业技术类、行政执法类,但至今并未落实到位。希望公务员职位分类制度进一步完善,这样,所制定的职级体系才能体现不同类别职位职责及难易程度,与之挂钩的薪酬待遇就更科学。

 

公务员管理制度改革已探入“深水区”,对各领域各环节之间的关联性、互动性、协同性要求更高,以系统思维统合公务员招录、考核、任免、晋升等各项改革,方能顺利涉过深水区。


(本文摘自解放日报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