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到一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画风怎么就变回来了?

2019/11/20 2:37:12

不到一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画风怎么就变回来了?

昨天,我们的李总理到访澳大利亚啦!

这是中国总理11年来首次访问澳大利亚。在总理访问之前,澳大利亚对华的画风已经在悄悄地发生变化。

 

靠拢

原来在澳大利亚被压制的提倡对华友好的声音,最近一段时间接二连三地释放出来。

澳大利亚首位驻华大使斯蒂芬·菲茨杰拉德在演讲中直言由欧洲和美国领导的时代已经结束,澳大利亚已经“生活在中国的世界”,中澳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更紧迫”。

在菲茨杰拉德之前,前总理基廷,前驻美、日和印尼大使约翰?麦卡锡,前外长鲍勃?卡尔等澳多位政要都公开发出向中国“靠拢”的呼吁。

更实际的还有这个:

当然,中国愿不愿意当这个新群主,还是两说。可澳大利亚并没有放弃加入一个有中国小伙伴在的朋友圈。这不,它对中国推动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如果说贸易是中澳两国合作的传统领域,那在更为敏感的安全领域,澳大利亚态度的转变也是很醒目滴。

印尼总统佐科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不导致局势紧张的前提下,有必要邀请澳大利亚与印尼在南海进行共同巡航。

万万没想到,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3月初在雅加达出席环印度洋区域合作联盟峰会时,当面拒绝了佐科。

特恩布尔表示:“我们不会采取任何可能加剧南海紧张局势的行动。”另外,他还补了一刀称,“两国(澳大利亚和印尼)的话题将主要集中在合作与协商领域,不会超出这个范畴。”

  

买糕的!刀哥简直怀疑自己看到了一个假的澳大利亚?

要知道,正是去年11月1日,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宣称,澳正在考虑和印尼共同在南中国海进行联合海军巡逻。《环球时报》社评还因此以“纸猫论”再次敲打澳大利亚。

  

 

逆转

的确,澳大利亚不到一年前的打开方式是这样的:

  

南海临时仲裁庭公布所谓仲裁结果前后,澳大利亚一直是跳得最高的国家之一。堪培拉不仅第一时间宣布支持仲裁结果,宣称中国“必须”执行它们,还参与签署了美日澳三国外长联合声明,表示对南海的“严重关切”。

或是这样的:

  

两国当时在不断商讨美国如何在澳北部达尔文和廷德尔基地部署各种类型军事装备和武器的事情。

所以后来懒得“重返亚太”的特朗普上台后,澳大利亚还急眼了。

  

经济领域给我们使绊子:

  

  

澳大利亚一家电视台,去年在直播里约奥运会开幕式时,给了刚刚出场的中国队2秒镜头,就切了广告。

在金牌榜时还把中国的国旗用错了。这是成心的呢!还是成心的呢!

  

接着就是那个既刷头条、又刷三观的大新闻,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霍顿,在得了冠军后污蔑孙杨是“嗑药的骗子”,而澳大利亚媒体竟然一片赞扬。

  

  心疼孙杨宝宝三秒。

  总之,澳大利亚去年给中国人的印象是这样滴:

  

 

好累

当然,纸猫不到一年就变成hello kitty?这样理解也是不准确的。澳大利亚人一直活得很纠结,存在所谓亲美派和亲华派之间的争论。

过去一年国际形势的快速演变,多次打脸亲美派,也让他们的脑子清醒了许多,做出了更为理性的政策选择。

在跟澳大利亚毫无关系,且非法的南海仲裁案上,澳大利亚向美国表达出的忠心几乎感天动地,但怎奈妾有意郎无情!

  

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就废止了TPP,让澳大利亚大失所望。更让澳大利亚感到失落甚至愤怒的是,特朗普还在原定通话时间不到一半时,直接挂断了澳总理特恩布尔的电话。

《悉尼先驱晨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澳大利亚可是曾经与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并肩作战的伙伴,也算为美国鞠躬尽瘁了,现在澳大利亚不过是想让你美国接受1250个难民,你都不愿意?我们两国长期的联盟关系就这么不值一提?

澳大利亚人应该好好回忆下,自己被老大哥“涮”也不是第一次了。上世纪70年代初,美国一方面与中国秘密外交,一方面却将澳洲紧紧推向反共反华第一线。不过澳大利亚恼羞之余亡羊补牢,在1972年迅速实现澳中建交。

  

  1973年,被誉为“澳中建交之父”的澳前总理惠特拉姆访华。

“纸猫”反正是不能做了,那要做什么呢?澳大利亚人又面临一个战略选择。兹事体大,需要好好合计合计。澳大利亚搞出了一个超大动静的举动——召唤海外113名驻外大使、高级专员和总领事,在4月集中3天回国,开展澳大利亚外交界的“真理标准大讨论”。

据估算,这些高级外交官一起回国的费用高达130万人民币。这场在全世界都罕见的史无前例的外交战略讨论会,不知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在我们看来,澳大利亚地广人稀(768万平方公里,人口仅2400万),资源丰富,地缘环境优越,这日子要多滋润就有多滋润!怎么澳大利亚人活得这么累呢?

一位澳大利亚的知名国际问题专家曾给刀哥解释说:

从澳大利亚这样一个小“中等强国”的视角来看——如果愿意也可以叫它“纸猫”——任何大国都是一个潜在的担忧根源。每个国家都能选择与谁交友,与谁为敌,但它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地理位置。澳大利亚幸运地占据一个世界上最具战略优势的位置。即便如此,澳大利亚还是忍不住担心亚洲,尤其是他们北面的邻居:一度担心日本崛起,现在又担心中国崛起。这种担心无论是否合理,都是中国人需要认清和适应的一个潜在现实。

  

说实话,对这位砖家的解释,刀哥还是没太懂。又有一位澳洲朋友对刀哥说:

“大国寡民”的澳大利亚包括预备役在内仅有8万军人,国防长期依靠老大哥的保护——先是英国、后是美国。而现在的“带头大哥”特朗普实在是不靠谱,让澳大利亚很焦虑。

其次,澳大利亚在贸易上对中国的依赖很重。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是其外商直接投资、移民、游客和留学生的主要来源国。但澳大利亚人对中国不怎么放心,或者也有点不喜欢,再加上带头大哥时常撺掇几下,就更有点懵了。

要我说,是澳大利亚人想得太多了。其实他们没有必要活得那么累。只要彻底放下零和思维,马上会觉得海阔天空,呼吸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