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师者不凡|一个繁华都市里的“乡村女教师”

2019/11/20 1:08:38

师者不凡|一个繁华都市里的“乡村女教师”

 

杨欢如和孩子们在一起。

每天早上6点15分,杨欢如准时从位于常德路的家里出发。这个时候,错峰,不堵,她看着表,应该可以赶在7点前到位于许昌路的学校。

 

穿越大半个上海的这条路,杨欢如再熟悉不过了。1995年,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杨欢如结婚了。为了离还在襁褓中的女儿住所近一些,从小在静安长大的她放弃了自己在静安区第二中心小学的工作,申请调到杨浦区怀德路第一小学工作。这里的孩子,绝大多数是租住在附近棚户区里的随迁子女,杨欢如这一干,就是21年,班主任,一做就是21年。

 

2010年,杨欢如和先生重新把家搬回了常德路,好友帮她牵线搭桥在静安区的学校谋求新职位。因为拥有中学高级教师职称,好几所小学向她伸出了橄榄枝。但是杨欢如婉拒了各方的好意,一如既往重复着从常德路到许昌路的“两点一线”。

 

舍近求远,放着条件优越的学校不去,杨欢如没少给亲戚朋友们批评“傻到家了”,但是杨欢如却乐在其中。她说,她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每个星期走进弄堂里,家长们此起彼伏的招呼声:“哎哟哟,杨老师来了啊。”

 

“这里的孩子特别淳朴,我就是喜欢和他们在一起,”杨欢如说,“我的愿望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能以我的一己之力,让他们未来可以自食其力,融入这座城市,适应上海的发展。”

 

教会孩子“抬起头”

 

7点不到,冬天的早晨,这个时候天刚亮,学校门口,一个小小身影远远看到她,便向她挥起双手。那是四(1)班的小文杰,杨欢如班上的“小不点儿”。小文杰跟着奶奶一个人生活,奶奶6点多就要出门去干活,所以每天一大早就把他放在学校门口,等着学校开门。杨欢如每天提早到校,为的就是他。她把小文杰带到办公室里,陪他吃早饭,再聊聊天,等着一天的开始。

 

小文杰是一个患有自闭症的随班就读孩子,杨欢如第一次家访见到他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说。如今,杨欢如每天早上单独带他上班,和他聊聊家常,安排负责升降国旗,四年下来,他开始愿意看着杨老师的眼睛,用简单的语句回答她的问题,他也愿意在杨欢如的鼓励下,参加杨浦区的跳绳比赛,为学校争光。

 

在怀一小学,这样的孩子并不在少数。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怀一小学90%以上的学生为随迁子女。刚入学的时候,这些孩子有的不会说普通话,有的跟不上课程,不少孩子都会产生自卑的情绪,怕别人“看不起”。

 

杨欢如对孩子们说:“要让别人尊重你,首先得要尊重自己”。如何尊重?杨欢如的切入点有点特别:做个干净的文明人。

 

杨欢如发现,不少刚进校的学生,衣服很久不换,还有些学生经常好几个星期不洗澡。于是,每周洗一次澡成为杨欢如布置给学生们的“作业”:“我着急的时候还会追到孩子家里去。”杨欢如说,很多生活习惯改变起来不容易,但是为了他们能够在未来不被“看不起”,可以昂首挺胸的新上海人,一些小事、一些观念,就需要我们来灌输给他们。

 

“不用电脑”的班主任

 

在四(1)班教室后的黑板上,贴满了大大小小、五彩缤纷的小报。和其他同龄人一样,这里的孩子用小报的形式,记录着自己成长的轨迹。

 

但是不同的是,这里的小报,大多数都是以“手抄报”的形式呈现。朴素而又简单,却一样充满了感情。

 

“我去家访的时候做过调查,我们的孩子,一大半家里都没有电脑,所以我对他们的要求就是用最原始的方法:做手抄报。”杨欢如用以前自己当学生的方法,帮着学生一起做设计、画图、编写内容,“在这里教书,特别要学会设身处地,尽量让孩子们可以用最简单、最经济的办法学会技能。”在讲究信息化教学的当下,要用适合自己学生的教学方法来教,杨欢如没有少动脑筋。

 

元宵节的时候,杨欢如让学生们动手做灯笼。她特意告诉孩子们,自己不喜欢买来的或是买现成材料做的灯笼,而喜欢“废物利用”。于是,孩子们交来的作业虽然材料简单,却也充满了创意:家里从事废品收购的小张拿来的是瓶瓶罐罐组装而成的金属灯笼,其他孩子拿来了用压岁钱红包做的创意灯笼,还有的,则拿来了红纸剪成的简易灯笼。

 

国庆节的时候,杨欢如鼓励孩子们出去看看大上海。为此,她还给每个家长打了一个电话,布置了“任务”。不少从没出过杨浦区的家长犯了难:不认识路怎么办?

 

第二天,学生们回家的时候,都拿到了杨欢如“手画”的地图:坐37、921路到南京西路、静安寺,或者坐910路到淮海路下,再或者转车到外滩看东方明珠。拿着这张简易地图,孩子们走出了认识上海的第一步,他们在游记上写:“原来上海真的很美很美。”

 

均衡教育需要“杨妈妈”

 

从师范毕业工作至今,杨欢如当了26年的班主任。她热爱当班主任,因为“把孩子们从一年级带到五年级,就像带着一个小家庭一起成长”。来自于单亲家庭的小叶同学说:“我最爱杨老师了,她就是我的妈妈。”

 

有一段时间,杨欢如发现,班上小章同学的本子永远都是脏兮兮的。她提醒了他,但小章依旧“屡教不改”。杨欢如决定去家访一次,让家长督促他改正坏习惯。当她踏进小章家里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小章的“难处”:小章的爸妈都是在外摆摊做小生意的,家里堆满了杂物,家里几个兄弟姐妹都挤在一个小房间里做作业,根本就没有写字台。小章分到的“桌子”是平时用来搁锅子的小凳子,上面各种汤汁、污渍渗在一起。杨欢如没说什么,回去给小章亲手做了一块桌垫让他带回家,做作业的时候就垫在本子下面。

 

学校曾经做过一项调查,整个学校的学生家长中拥有高中学历的只有2位,其余的都是初中以下学历,不少学生跟着祖辈生活,签字也只能用“印手印”。家长们也有他们的无奈:要么没时间,有时间的没能力。

 

和以前在静安区二中心教书有什么不同?杨欢如想了想说:“这里的孩子,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爱心和时间。”她说,现在大多数的孩子成长,一分收获里有半分来自于家长的努力和家庭教育,但在怀一小学,一分收获可能绝大多数都来自于老师的努力。

 

“我们一直在推进均衡教育,但我想,光有硬件上的配套是远远不够的,对于这些孩子而言,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和照顾或许更为重要,”杨欢如的话很朴实,“我的孩子们可能永远都不能成家成名,但是,当他们从进校时一张白纸到毕业的时候会做数学、会读英语、会识字读文章,我也一样会充满了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