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表温度52℃!这里每小时产出200吨沥青料,装车后竟达180℃

2019/11/19 23:41:38

地表温度52℃!这里每小时产出200吨沥青料,装车后竟达180℃

8月9日,今夏第16个高温日。午间的烈日正当头,嘉定远郊一处沥青厂内,阳光把十几米高的设备外皮晒得滚烫。王军站在设备旁的遮阳伞下,搬起20公斤重的木制纤维添加剂,投入机器,用铲子铲碎。两分钟后,再搬起、投入、铲碎……  

 

工业电扇加足马力,呼呼吹出来的风,在高温下如同蒸发一般。王军乌黑的脸上满是汗珠,他已经连续作业两个小时。这一道工序不可或缺,每小时产生的200吨沥青料,由此变得粘稠坚韧。

 

天气太热,王军撸起了袖子,用铲子将添加剂铲碎 戚颖璞 摄

 


52℃露天作业井然有序

 

13时,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来到王军所在的隧道股份路桥集团沥青混凝土二厂。入门,偌大的厂区空地被太阳炙烤,热流烘得人嗓子发干。大门右侧,卡车已在待命,车上15吨黑色沥青混凝土冒着热气,温度高达180℃。2小时后,它们到达G15嘉金高速施工场地进行摊铺。穿上黑色“新衣”,G15将为11月举行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提供保障。  

 

出厂的沥青混凝土,都要用环保布遮盖起来

 

记者拿温度计测量发现:地表温度高达52℃,钢板温度接近60℃!炎热让人烦躁,但现场工作的13名员工井然有序,似乎早已习惯。

 

“如今在室外干活比以前舒服多了,电扇、阳伞、盐水一应俱全,不觉得那么热。”王军笑着说。哪怕在夏天,王军也包裹得很严实:头顶安全帽,身着蓝色工服,手上一副白手套。在工地,这是出于安全考虑,到了夏天,还多了防晒功能。“不是防晒黑,而是防晒伤。”王军解释说。

 

厂区内地表温度达到52℃

 

厂区内钢板温度达到58℃

 

作为沥青生产的辅助工,王军和同事常常要在露天环境下工作,清理冷料斗或搬运添加剂。阳光下只要晒上1小时,鼻头就开始发红,用湿毛巾裹脸成为降暑必备。

 

用湿毛巾裹脸成为辅助工的降暑必备

 


“热得衣服都快干了”

 

辅助工的工作看似机械重复,这颗“螺丝钉”的作用非常关键,且无法用机器替代。工作人员表示,虽然辅助工只是帮助分筛石料,但内容很有讲究。石料有多种规格,必须依靠人工分类;石料有结块的部位也需要人工分拣后捣碎。正因为工作内容复杂,暂时无法进行机械化作业。在业内,近十年至二十年,这类工种一直没有太大变化。

 

另一种难以用机器替代的工种便是维修。当机器损坏,工人必须钻进狭小的作业区检修,体量大的机器很难进入。在生产沥青混凝土时,石料需加热至200℃以上,特殊沥青产品则要到300℃以上,用于分筛石料的振动筛平均温度160℃至170℃,金属件容易耗损,每天必须检查,如果发现损坏,必须及时更换。每次检查前,都要等待振动筛降温。“由于振动筛外壳有一层保温层,高温天气下,无论冷却多久,内温都要到50℃。”现场负责人说。  

 

沥青混凝土的温度高达近180℃

 

因此,有的高温工种是“热得衣服都湿了”,但维修工人是“热得衣服都快干了”。现场作业人员介绍,工人维修时,汗湿的衣物经过高温烘烤,蒸得发干。

 


下功夫进行环保改造

 

沥青行业具有特殊性:从生产到路面摊铺必须保持一定热度。王军和同事的工作时间并不固定:工地有需要,就必须上岗。  

 

今年,上海举全市之力举办进口博览会,王军所在的沥青混凝土二厂承担了周边两条重要道路——S26、G15沥青混凝土的生产,任务量较大。早晨6时起,机器就开始运作,直到22时才停止。王军和同事也将轮流换岗,工作到夜深。  

 

为了减少作业对周边环境的影响,2017年底,工厂更换新设备,下了大功夫进行环保改造,在控制粉尘、噪音和烟气三大污染源上“对症下药”。工人佩戴面具隔离工作环境的粉尘,并通过布袋除尘等方式降尘。烟囱里安装消音器,让厂内的噪音降低了20分贝左右。不仅如此,工厂还出台了严格的噪音控制规定,厂界白天不能超过60分贝,夜晚不能超过50分贝。此外,采用的烟气净化系统含有三层过滤体系:水喷淋、等离子吸附和活性碳吸附,尽可能捕捉这些微小的颗粒,不形成二次污染。  

 

 

 现场的喷淋设备用于降尘

 

由于工作环境和收入的双重因素,30岁的王军几乎成了全厂最年轻的一代,陪伴他的还有接近退休的老同事。厂里工人的平均年龄达45岁。这也造就了一个尴尬局面:厂里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却迟迟等不来新鲜血液将他们的经验传下去。上海城建工程保障行业,如何完美“交接棒”有待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