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宝钢原副总崔健:被巡视组挑落马下

2019/11/19 23:34:02

宝钢原副总崔健:被巡视组挑落马下

19日,宝钢集团副总经理崔健在法院出庭受审,检方指控崔健受贿395万余元。

 

这是崔健时隔近10个月后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他原本模糊的犯罪事实也逐渐清晰。去年3月31日,据上海市纪委市监察局官方消息,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去年5月8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健(副局级)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崔健是地道的“宝钢人”,同济大学毕业后进入宝钢,从一线做起,直至副局级干部。庭上,他说起自己的炉长经历,说起自己的钢铁技术专家身份,他依然自豪。只是,他没能把好人生的关,滑进了犯罪的深渊。

 

“宝钢没啥损失”

 

资料显示,崔健是上海崇明人,1960年1月生,汉族,钢铁冶金专业博士学位,高级工程师,1983年2月参加工作,长期从事生产和技术系统管理工作,先后担任宝钢炼钢厂厂长助理、副厂长、厂长、宝钢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宝钢股份总经理助理兼技术中心常务副主任等职务。2014年4月任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崔健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去年5月8日,新华社发文称,“最高检8日消息,日前,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健(副局级)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可见,至案发,崔健的职级是副局级。

 

C101法庭是个能容纳四五十人旁听的大法庭,却只坐了八九位旁听者。9点30分,庭审开始。合议庭由该院副院长周芝国担任审判长,为崔健辩护的是陶武平等两位律师,检方则派出三位工作人员。崔健被两名法警从侧门带入,花白短发,深色羽绒服,与旁听席上的亲属点头致意。

 

经过数月侦查后,检察机关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在2000年至2014年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杨建忠(音)、朱伟明(音)等多人财物共计395万余元,其中收受杨建忠200万元现金,收受朱伟明160万元。崔健到案后能如实供述,有坦白情节。

 

杨建忠也是崇明人,原本只是从事废钢回收生意,但结识崔健之后,他的事业急速扩张。一次,杨建忠想承揽浦东国贸的螺纹钢加工业务,可跟浦东国贸的总经理李某说不上话。于是,他找崔健帮忙打招呼,因为浦东国贸是宝钢的子公司,而崔健是宝钢的领导,崔健当即表示愿意帮忙,让杨某组织饭局,他会到场。在酒桌上,崔健让李某照顾一下自己的老乡,李某心领神会。之后,浦东国贸的螺纹钢加工业务逐步都转到了杨建忠的名下。

 

崔健还帮过杨建忠两次大忙。其中一件是杨建忠意欲收购某钢铁厂的二手转炉设备,崔健帮忙打了招呼,杨建忠得以顺利拿下。另一件则是在杨建忠约两万吨铁矿石无处可销时,帮他开了口子,让厂里把这批矿石收下。

 

不过,崔健认为自己并未违规操作,“转炉的价格有专门的评估,不能低于六千万,收购有一套流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再说,杨建忠也是符合条件的。”至于铁矿石,也没有给杨建忠什么便宜,“当时我们的库存处于低位,正好需要增加库存,而且收购的价格也是市场价,这批矿石数量也不大,宝钢没有损失。”

 

崔健的儿子在国外留学,崔健便向杨建忠提及“自己一笔款项要被冻结1年”,杨建忠便说自己200万元的钱暂时不用,崔健说我先拿100万。在杨建忠家里,崔健取走一只黑色拉链包,里面是十捆人民币,每捆十万元,有的有银行封条,有的用皮筋绑着。之后,崔健又两次来到杨建忠家中,每次取走50万元现金。这些钱,崔健花在了在美国留学的儿子身上,也用于购车、办理高尔夫会员卡等。

 

 “开始谋求退路”

 

另一位主要行贿者朱伟明则是崔健曾经的同事,他们在宝钢的同一个班组中共事多年,同住一个宿舍。朱伟明于1995年辞职后从事冶金辅料生意。虽然单位有口头规定,辞职员工不能向宝钢供货,但崔健在担任炼钢厂厂长期间,还是想法帮助朱伟明成为了供货商。

 

2005年,朱伟明想采购某钢铁公司的热轧钢板,托崔健向该公司老总李某打招呼。崔健在一次考察中找到李某,说一个朋友想成为你们的代理商,请多关照,朱伟明顺利中标。为表示感谢,朱伟明陆续送给崔健现金共计12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崔健曾感觉在宝钢发展不顺,想离开,便让朱伟明代他注册了一家科技公司,请人替自己经营。为解决办公用房等问题,朱伟明还转账40万元给他,但崔健表示记不清这笔钱了。几年之后,崔健在宝钢顺风顺水,就找机会将公司转让了出去。

 

此外,崔健为一名行贿者中标某项目打招呼,对方提出给崔健的妻子一点零花钱,每月1万元。至案发,共计27万元。

 

有消息称,2013年曾有人举报过崔健,但后来结果未知。风声渐紧,崔健开始谋求退路。

 

杨建忠有个女儿,比崔健的儿子小三岁,杨建忠曾有意让两家成为亲家。崔健说不能包办,但答应创造条件。杨建忠便以女儿名义开设了股票账户,打款50万元,实际由崔健的儿子炒作买卖股票。

 

2014年十一长假期间,崔健听说杨建忠因经济犯罪被警方监视居住,顿感大事不妙。他往股票账户中打入235万元,加上原有市值共计280多万元,还给杨建忠。在接受宝钢集团党委谈话时,他说这笔钱是借款,而且在2013年就还掉了。为证明所言不假,他还找了个人为自己作证,蒙混过关。

 

去年3月1日开始,中央第十三巡视组进驻宝钢集团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巡视工作。在查到这笔所谓“借款”时,巡视组当即发现存在猫腻,立刻宣布对崔健“双规”。此后,崔健交代了相关事实。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