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粉丝应援:热爱与利益博弈

2019/11/19 23:20:11

粉丝应援:热爱与利益博弈

源于日韩娱乐圈的粉丝应援活动,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社会人群。

 

他们是学生、公司白领、妈妈族,身边人未必知道他们的应援身份;他们“爱得深沉”,免费为喜欢的明星接机站队,志愿承担各项组织工作,热心购买明星的代言以及周边产品……

 

用不计回报的投入,为偶像造势,帮助偶像有更好的发展。而这些无偿的付出,所对应的是明星和其相关公司通过周边产品获得源源不断的金钱收益。

 

粉丝应援的经济闭环已经形成。

 

杨洋粉丝聚会

 

【一场聚会】

他们因偶像而聚,对于各自的生活、工作、成长背景,彼此毫不知情,也并不关心。只要知道了他们的付出,你再不能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5月28日,一个下着大雨的周末,上海市中心的某咖啡馆被20多人包场。年龄不一的他们围坐在一起,不时爆发出整齐度很高的欢笑声。

 

外人看起来,这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老友聚会。但找一个位子坐下,会发现他们的交流话题和情感寄托点都只关乎一个人——杨洋,90后男明星(因出演李少红版电视剧《红楼梦》中成年贾宝玉一角而崭露头角)。到场者都是他上海应援会粉丝群里的“铁杆”,年龄层横跨70后至95后,却统一唤作“羊毛”,这是杨洋粉丝们的自称。

 

他们中的很多人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相互的了解一直停留并将长久停留在QQ昵称。他们习惯纯粹地为偶像而聚,哪怕是第一次参加活动的“羊毛”,彼此之间也不会有疏离感。

 

当天聚会的主题是慈善筹备——上海应援会的粉丝们计划以杨洋的名义办一场慈善活动,已达成的意向,是和杨洋代言的某服饰品牌合作,为青海格尔木的孩子们捐赠衣服。

 

但在现场,当天的主题讨论并未占用太多时间,更多的注意力还是在杨洋——全员到达时,纷纷和大海报上的杨洋合影;互动问答环节,“说出3个杨洋扮演的角色(要求是单身角色)”,“杨洋最近一张自拍露出的是左脸还是右脸”……聚会快结束时,他们用自带的小音响播放起一首杨洋唱给粉丝的歌,所有人随之哼唱:“谢谢你陪我走,坚持的人有收获……”

 

“只要看到他好就好了”,这是记者在不同粉丝的口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为了偶像好,他们出钱出力,心甘情愿。

 

去年,为了庆祝杨洋的生日,几十位“羊毛”手腕缠上写着杨洋名字的蓝丝带,在上海人民广场、南京西路两个地铁站当了2个小时的地铁志愿者,为遇到困难的乘客提供帮助。当有人问他们是哪里来的,他们说,“我们是杨洋的粉丝”。

 

另有一次接机任务,上海官方后援会粉丝群凌晨才收到接机通知,但几个小时的紧密部署之后,当天上午机场就出现了由数百名“羊毛”组成的接机人墙。苦等2个多小时后,杨洋抵达,但他出于安全考虑,最终走了安全通道。

 

“你们苦苦折腾一晚上连人影都没看到?”记者觉得不可接受,但他们的回答则完全是另外一种“境界”——“你知道吗?杨总真的很贴心,专门为‘羊毛’们发了一条微博,说:‘我看到你们了,乖”,配图就是机场大厅里的‘羊毛’人墙。”这位“羊毛”说,“一个‘乖’字,什么都释然了。”

 

在没有深入了解之前,会以为应援粉丝都是年少鸡血之辈,但其实很多人“爱得深沉”,他们甚至从不在自己的微博或朋友圈表露自己喜欢某位偶像,却全方位关注偶像的成长,用自身的各种技能和资源帮助偶像发展。

 

比如鹿晗登上某杂志封面,一位女粉丝买下2000本表达支持;一位90后男歌手有位女粉丝在国内某知名航空公司担任部门经理,她一手促成偶像的歌曲内嵌到旗下各个航班的多媒体播放系统中;TFBOYS还要夸张,因为有学业在身,他们的粉丝中有一大波具备学霸技能的“叔叔阿姨”,专门在考前给他们整理复习重点,据说其中不乏分散在全国的各学科特级教师。

 

SNH48演出现场

 

【经济收益】

粉丝对于明星的热爱与行动力,在另一端转化为背后组织者的经济收益

 

某大牌化妆品厂商看中杨洋在女性粉丝中的人气,选他代言女性美妆护肤产品,于是,杨洋成为了该品牌“百年来首位男性代言人”,在广告片中塑造女性“亲密男友”形象。恰如该品牌所料,女粉丝们很买账,许多“羊毛”成为了消费者,并且放话:“杨洋代言的所有东西我都会买买买。”

 

这是应援文化的逻辑本质,而“买买买”面对的不仅仅是明星代言产品。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甚至一些与明星经纪公司并无关系的商家,都有自己的“生意经”,他们以应援会的名义,拿某位明星的形象,生产和销售各种周边产品卖给粉丝。

 

当然,出现这种状况的多为对应援持宽松态度的国内明星。在真正将应援文化利用到极致的明星团队那里,这是不被允许的。

 

周末的晚上,位于上海虹口区的星梦剧院正在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喊call”(嘴里发出有节奏声音,以表达对偶像的支持)狂潮。舞台上的偶像女团正在演出,她们像动漫人物般精致甜美,边唱边跳。台下的粉丝大多是年轻男孩,平时生活中不少是宅男,但在这里,他们是激动而疯狂的。身披专门的应援衣服,高声呼喊着少女偶像的昵称,手中举的荧光棒,也按照统一的节奏做出动作,并随之发出呼喊。因为女团里有不同成员,应援粉丝们还会针对每个人发出不同的“喊call”节奏和动作,台上成员就能清楚地辨别哪些是自己的粉丝。

SNH48握手会

 

演出结束,到场观众能够轮流和女团击掌,女团不断对他们说感谢和鼓励的话。“这种感觉很亲近。”一位粉丝满脸沉醉地说。

 

这是国内大型偶像女团SNH48的一场公演。这样的公演每周都会举行,星梦剧院是固定演出场所,在这里,粉丝能够和他们的偶像面对面,以及购买种类丰富的周边产品。

 

这些周边产品具有“正版”身份,由女团的经纪公司主导设计、生产和销售。粉丝不仅在这个剧院,还可以上女团的官方商城购买。以应援品为例,一根官方七色应援荧光棒售价180元,一条应援毛巾售价80元……很多商品有防伪标识。 总之,SNH48的应援物品看起来更加专业,也更具商业价值。


除了售卖周边产品,SNH48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一年一度的总决选。这有点像粉丝“众筹”明星——总决选需要粉丝通过投票来决定成员能否入选下一年的女团,粉丝需要购买投票唱片获得投票券,经纪公司则依据粉丝数量和忠诚度,精准培养高人气偶像。也就是说,总选是通过粉丝投票的形式,选出成员的排位顺序,并决定下一年的资源分配情况。


通过一个实例,局外人更可看清其中逻辑——今年的第三届总决选投票EP(迷你专辑)销售3种版本,标准版里有1张CD、1本歌词本、1张内封“生写真”(除冲洗之外,未经过任何修改的人物照片或未经过商业性质处理的附属照片)、1张投票券、1张握手券;捐赠版比标准版少CD和歌词本。这2种售价均为78元。另外则是售价278元的精装版,里面有更多的投票券、握手券以及签名券。如果粉丝运气够好,还能得到官方赠送的合影券,拥有和偶像合影的机会。


需要说明的是,精装版中的券只适用一个人——一张握手券能和一位成员握手10秒钟,一张合影券能和一位成员合影一次,一张签名券能由一位成员签名EP唱片。如果还想和第二位成员握手等,还要重新购买EP。而成员总人数多达百余名。


此外还有一种售价1680元的EP,里面有48张投票券和握手券。女团成员的应援会都各自大量购买,散粉一般选择购买捐赠版,粉丝群则合起来购买高价EP,“大家算过一笔账,购买高价版本,相当于每张投票券的价格从78元变成了35元,比较划算。”小叶解释。


小叶24岁,浙江湖州人,是SNH48女团中人气较高的成员鞠婧祎粉丝二群的群主,做应援粉丝是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想问他在应援上花了多少钱,他以“不太方便透露”婉拒。


事实上,总选年年都办,投票逻辑也一目了然:得票数越靠前的成员意味着有越多的粉丝愿意为她“埋单”。这一切环环相扣,步步皆是消费。因此,每年的总选,某种程度上是女团各成员粉丝之间财力的“较量”。


因此,女团内部不同成员的粉丝之间存在竞争关系,尤其是在总决选排名的时候。粉丝们付出感情、时间与金钱,助力偶像比拼票数,但又是团结的,因为终究是一个团队。

 

 

【商业本质】
未来,决定偶像价值的除了经纪公司和内容生产方,还有粉丝

    
5月20日,鞠婧祎后援会组织了一场众筹活动,11时19分发布微博,到22时58分,总共筹集了20万1千元。“这算520告白节的礼物,‘集资’的目的就是由应援会统一购买投票券,全部用于本届总选。”小叶说。


29岁的鸣人是女团比较资深的粉丝。因为身在国外,他能参加的应援机会不多。总选中,他把“自己平时省下的”1万多元都用在了集体购买投票券。尽管连现场应援活动都参加不了,见不到偶像真人,但他还是义无返顾,“想让她得第一,之后就会接更多好的外务和资源,会更加出名,这样我也感到挺高兴的。你为某人付出过,你就会在意那个人的一切事情”。


鸣人非常理解花钱投票的模式,“不然怎么能从这100多人中挑出自己喜欢的偶像?偶像带给你精神上一些好的方面,当然也要给予回报,就像听歌需要付费一样”。


应援文化主要来源于日韩娱乐圈,而SNH48本就是曾在日本创造出年收入10亿美元的偶像女团AKB48在上海的姊妹团,所以两者几乎以相同的模式发展运营。


SNH48公司在给记者的书面回复中表示,2016年4月SNH48姐妹团BEJ48、GNZ48分别在北京、广州成立,全团成员数量达到166名。因成员属性各不相同,SNH48粉丝的群体和属性也比较多元化。“粉丝群年龄层主要分布在15-35岁之间。从粉丝的行为中可以看出,年龄较低的粉丝在网络上的时间更长,更愿意参与打榜、观看网络直播等;而年龄高一些的则以上班族为主,有一定的经济实力,经常到剧场现场看公演。”

 

SNH48的主打特色是“可面对面的偶像”以及“偶像养成”模式,“与常规的艺人经纪公司不同,我们有着一套属于自己的成熟体系,例如我们有自己的专属官方商城以及与剧院配套的周边销售店,粉丝通过官方渠道购专属应援物品可以获得相应的积分,积分可累积并可享受相应的福利”。前文提到的唱片体系也是SNH48的一大特色,在国内唱片行业低迷的现在,SNH48最新原创唱片《梦想岛》标准版售价78元,因为是第三届偶像年度人气总决选投票单,一举创下销售首日10万张的销量。


这就是一场由粉丝全程参与的造星运动。例如在每年最大型的总决选活动中,公司都设置大量的推广资源作为奖励,投票排名越靠前的成员,获得的宣传、推广资源也会越多。

 

SNH48每位成员都有自己的专属应援会,其应援会也是由粉丝自发组织形成,粉丝们主动意识特别强,又都有各自的分工。SNH48至今在星梦剧院公演已超过五百场,大型的演唱会也有数十场。在其体系中,演出现场是非常值得观看的,对粉丝现场互动的要求也非常高,在应援体系中,不但有应援CALL,更有粉丝会采用专属的WOTA艺为自己的偶像应援。

 

WOTA艺是应援粉丝在演唱会等现场活动中一种非常引人注目的声音和肢体表演方式。粉丝一边喊出有节奏的口号,一边做出相配合的各种整齐划一的夸张动作,甚至比广场舞更有张力。不同的偶像出场,或者在歌曲的不同部分,都有专门对应的节奏与动作,通常情况下,最熟悉动作的人站在最前面,起到“领舞”作用。

 

 

【“粉”心无悔?】

真正的爱不是对真相一无所知时那种单纯的情感,而是在知道不那么美好的真相之后,依旧怀着当初的心境

 

采访中发现,应援粉丝的爱几乎都是不求回报的。

 

杨洋的粉丝熊咩,看起来是一位普通的上海女孩,在大型国企工作之余,利用休息时间从事杨洋上海官方后援会的管理工作。

 

成为“羊毛”以来,熊咩没有统计过总共花了多少钱,“零零碎碎一直在花”,主要花在应援活动和购买周边产品。“有段时间用他做封面的杂志暴多,每出一本新的,我都会买一定数量的杂志。”她会把这些杂志存好,以后作为微博抽奖以及回馈羊毛的小礼品。

 

出钱之外还出力。比如一次杨洋主演的电视剧剧组在上海郊区举办杀青活动,因为应援物品太多,熊咩需要在郊区订好酒店,然后自己想办法把物品从市区运到酒店,光贴“羊毛”标志就贴到半夜2时。凌晨4时,刚睡下没多久,又接到电话,要“转移地方”,从郊区去市区。于是又立刻给所有参加活动的“羊毛”打电话通知地点变动事宜,应援物品则重新拉回市区。

 

熊咩坦言,自己对待本职工作都没有那么认真过,而且这一切都没有报酬,且很多花费要自筹。每次后援会需要为活动募集资金时,从做计划、筹资到做账单,样样需要公开透明。所以每次活动结束后做财务汇总,熊咩总要熬夜,母亲问起她的“熊猫眼”,她却只说是加班。

 

不光是组织者,参与者也有相同的“觉悟”,那就是一切为偶像着想。

 

去年7月,SNH48有一场握手会,天气炎热,鞠婧祎上午中了暑,下午精神状态欠佳。握手会上的粉丝什么也不说,让她趴着睡觉,并决定将上台握手的权利,变成轮流上台给她扇风。时间到了就换下一个人,这样持续了约1小时。

 

粉丝介绍,平时一张握手券的时间是10秒,有更多的握手券就可以握更多的时间,为了防止经济实力好的粉丝拥有大量握手券而耽误后面排队的粉丝,约定每个人排一次队最多只能用6张握手券。

 

女团每位成员的“生写真”每个月都出,由大头照、半身照、全身照3张照片合成一套,再另有一张与其他成员的合照。不少粉丝坚持每个月都买。小叶原来保存了不少鞠婧祎的“生写真”,去年为了购买当年总选的投票券,忍痛卖掉了所有存货,以筹钱投票。“一套鞠婧祎的生写真售价在200—300元之间。”他说。

 

打开SNH48粉丝俱乐部的主页,上面写着,“见证少女的成长,感受偶像的正能量”,“一起守护偶像成长,成为偶像的支柱”。

 

守护偶像成长,是应援文化的本质。而当粉丝们知道这份守护光靠感情不够、需要金钱来凑时,他们的心意并未改变。

 

(编辑邮箱:eyes_lin@126.com)题图来源:谢飞君  图片编辑:周寅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