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就是战争:过年谁也没闲着!

2019/11/19 23:12:05

这就是战争:过年谁也没闲着!

 

每逢佳节倍思亲。过年的时候谁不渴望和家人团聚。但无数的事实证明,战争没有节日!从历史上看:隋朝大将韩擒虎灭陈之战就是大年初一夜渡长江,一举奠定胜局;北宋名将狄青元宵节夜渡昆仑关,大败“仁慈皇帝”;1867年正月初一,湘淮军与东捻军大战尹隆河……

 

就我军而言,过年期间发生的战事也不少。所以,军人不能回家过年是常态,越到重大节日,越要保持战备状态。今天,我们就说说节日期间发生的那些战事……

 

1929年大年初一:朱毛红军鏖战大柏地

 

说起1929年的春节,比较特殊。为什么呢?因为这一年的春节差点没过成。1928年,蒋介石领导的南京国民政府完成“北伐”,取得全国形式上的统一后,1928年12月8日正式发布《中央对普用新历废除旧历协助办法》,强调全国推行“公历”,并严禁使用“农历”以及过春节。在这份文件的指示下,中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废春节”运动。在旧历年到来时,政府各机关禁止放假过年,有的地方还禁止商店休假关门。

 

但“春节”是中国人几千年的精神寄托,不是说废除就废除的,政府不推行春节,民间百姓“偷偷摸摸”照样过,负责监督执行的官员,怕激起民愤,大多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终蒋介石的法令变成了一纸空文。

 

1929年1月14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主力在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率领下离开井冈山向赣南挺进。2月9日,大年三十,部队转战至江西省瑞金县以北的大柏地、隘前地区。此时,尾追红军的国民党军第十五旅两个团由旅长刘士毅率领,也自澄江进到瑞金。大柏地是瑞金通往宁都的一个隘口,四面环山,地势险要,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朱德、毛泽东查看了地形后,决定在此采取伏击手段消灭尾追之敌。为了确保敌军上当,朱德命令战士将一些烂草鞋、破衣服和几副伙食担子丢弃在进入峡谷的小道上。

 

当日,红军第二十八团(欠第二营)、第三十一团和军特务营、独立营分别埋伏于麻子坳至前村(今杏坑)两侧的树丛中;第二十八团第二营在隘前警戒并诱敌进入伏击区。

 

红四军大柏地战斗战场遗址

 

2月10日是大年初一。下午3时许,赣军刘士毅旅的两个团如期来了。当敌人进到隘前时,遭红军警戒分队的阻击,战至黄昏,双方对峙。11日晨,红军警戒分队边战边撤。当将第十五旅诱至麻子坳、前村时,红军伏击部队突然发起攻击,第二十八团第一营从右翼迂回到荼亭东,攻占了第十五旅指挥部,截断该旅的退路,第二营向敌正面发起进攻,第三十一团向敌左翼进攻,并占领南侧高地;军特务营、独立营迅速迂回到前村南侧,对敌军形成包围,并乘势发起总攻。据1929年9月1日红四军政治部主任陈毅在上海向中共中央作的书面报告中提到:这场战斗“从是日下午3时起相持至次日正午,始将刘部完全击溃……得械八百余支,俘虏数略同……官兵在弹尽援绝之时,用树枝、石块、空枪与敌在血泊中挣扎,始获最后胜利,为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争。”红四军用一场空前的胜利过了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春节。

 

1933年夏天,毛泽东重新经过大柏地,触景生情,写了一首词《菩萨蛮·大柏地》:

 

赤橙黄绿青蓝紫,

谁持彩练当空舞?

雨后复斜阳,

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

弹洞前村壁,

装点此关山,

今朝更好看。

 

毛泽东《菩萨蛮·大柏地》书法

 

1932年大年初三:徐海东、许世友两虎将血战杜甫店

1931年底,中共鄂豫皖军委和红四方面军首长为了打击鄂豫皖苏区北部国民党军,夺取商城,向北扩大苏区,把鄂豫边同皖西两块苏区连接起来,决定发起商潢战役。该地区由国民党军3个师另1个旅驻守。1932年1月19日,红四方面军在徐向前的指挥下发起攻势。4个主力师合力作战,先后在北亚港、傅流店歼灭国民党军第二师400余人,并占领了杜甫店、江家集、河凤桥等地。汤恩伯率国民党军第二师仓皇逃往潢川,红军完全控制了商潢公路,也切断了固始与商城之间的联系。鉴于商城城坚难破,而国民党军第二师等部队尚未遭受重创,徐向前决定“围点打援”,对商城围而不取,伺机在商潢公路附近运动歼灭来援之敌。

 

河南新县红四方面军总部旧址

 

随后发生的杜甫店阻击战,成为这次商潢战役的关键。杜甫店,又称豆腐店,是潢川江家集镇的一个村庄,周围道路曲折,冲洼起伏,是红军聚歼援敌比较理想的战场。陈赓指挥红十二师由双椿树赶到该地并构筑工事,以三十四团和三十六团分别配置在商潢公路左、右两侧,三十五团为预备队。

 

2月7日,大年初二,红军诱敌部队将潢川援敌引到北亚港、传流店。2月8日,潢川援敌右路军与红十二师在杜甫店接触,左路亦向杜甫店以东逼进。徐向前在回忆录中提到了杜甫店之战:“二月八日上午,战斗打响。作战对手是蒋介石嫡系部队第二师等部,装备好,战斗力不弱。我们硬着头皮,以正面部队死死顶住敌人的疯狂进攻……”红十二师据守阵地顽强阻击,数次肉搏,给敌第二师和七十六师以很大杀伤。徐海东指挥红三十六团,许世友指挥红三十四团,担负正面阻击优势敌军的艰巨任务,成为疯狂敌军的主攻目标。苦战一昼夜,打退敌十个团的轮番攻击,损失较大,营以下干部伤亡较多。三十六团的前沿阵地被敌攻破,危急时刻,徐海东甩掉棉上衣,抡起大刀,踏着冰雪,高声呼喊:“共产党员,牺牲也要向前倒!”率领部下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硬是夺回了前沿阵地。三十四团在许世友指挥下,顽强阻击,浴血奋战,用枪、大刀和手榴弹把敌人一次又一次地打退。许世友曾回忆道:打退敌人第一次进攻后,刘营长见到我就说:“团长,这仗可邪乎啊,一上来就耍大刀,真过瘾!”

 

杜甫店阻击战关系着商潢战役的成败。徐向前总指挥密切关注着十二师的阵地。师长陈赓三次派人向徐海东、许世友传达了“坚决守住”的命令,并说:如果守不住,敌人由此打开缺口溃逃,围歼任务就可能落空。徐海东、许世友深知肩负重任,向首长表示:“人在阵地在!”两个团奋战两昼夜,顶住了敌军密集炮火的轰炸,打退了敌人30多次猛攻,保证了正面阻击使两翼迂回的围歼计划得以顺利实施。

 

徐向前及王树声、陈赓等指挥红军乘势全线展开猛烈反击,围歼溃敌。2月9日,大年初四,红军冒着大雪乘胜追击,直抵潢川城郊。商城之敌第五十八师仓皇南逃麻城。商潢战役结束,红军共歼敌约5000人,缴枪2000余支,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了鄂豫皖苏区。

 

杜甫店阻击战战场遗址

 

1939年春节:驻合肥日军偷鸡不成蚀把米

 

众所周知,春节一般都是在立春节气里,公历时间平均在1月底至2月初。可是1939年春节已经到了2月19日,恰逢雨水节气,这一年是二十世纪春节第二晚的年份。

 

1939年春节前,新四军第四支队第八团移驻合肥梁园及其以东地区,拟借春节之际作短暂休整。团部率特务营驻梁园。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于除夕夜到达梁园八团团部,视察八团。新四军四支队八团自东进皖中以后,以梁园为活动中心,广泛地开展敌后游击斗争。1939年2月4日,八团一部夜袭桥头集守敌,破坏敌铁路4公里;10日夜又在该地破坏铁路15公里;15日夜再次破坏该地铁路25公里。八团的多次袭扰,严重威胁日伪中心据点合肥、巢县和淮南铁路的安全,日军视之为眼中钉。

 

新四军四支队开进皖中敌后

 

当驻合肥日军探知八团要在梁园过春节的消息后,认为有机可乘,从淮南路沿线的合肥、撮镇、桥头集、烔炀、巢县调集第十七、第六师团等部千余名步骑炮联合兵种,乘我军民欢度春节之际,兵分两路对八团实施偷袭。

 

一路由合肥出发偷袭驻梁园的第八团团部,另一路由巢县出发偷袭驻在拓皋、店埠之间浮搓山附近东山口的八团一、二、三营,妄图一举消灭八团。

 

2月19日(正月初一)晨,合肥之敌200余人首攻梁园附近的八团团部,八团团长周骏鸣亲自率特务营迎击,敌退至距梁园5里的大刘岗一带与我对峙。驻附近的新四军四支队七团参谋长林英坚率领七团指战员100余人和四支队八团七连赶来夹击敌军,迫使日伪军向店埠方向溃逃。

 

面对偷袭东山口之敌,在八团团参谋长赵启民指挥下,由一营正面迎敌,朱绍清率二营占领高地侧击敌人,三营也英勇地反击敌人。特别是三营在李木生营长率领下,依靠土造步枪、大刀、长矛打得英勇顽强,最后日军付出150余人伤亡代价,用骡马载运尸体撤回据点。日本鬼子策划的这次“春节偷袭”行动偷鸡不成反而蚀把米,新四军也付出亡38人、伤54人的代价。

 

1940年正月初二:冀南八路军讨伐“八性家奴”

 

1940年2月9日正月初二,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冀南部队共22个团,于河北清河、曲周、威县、丘县地区发起反击顽军石友三部的战役,也称“冀南第一次反击石友三战役”。

 

“倒戈将军”石友三

 

石友三,性格顽劣,善于投机,“有奶就是娘”,反复无常,人称“倒戈将军”、“八性家奴”。抗战初期,石友三为保存实力,曾与中国共产党合作。1939年4月,蒋以主政华北为条件,密令第三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石友三反共,石友三的立场立刻转为彻底反共,公开狂妄宣称要先发制人,专跟八路军作对。他在一次动员其部队进攻我军时说:“过去我们在山东与共产党合作,是为利用共产党发展自己,现在是利用日本人发展自已。”1940年1月,石友三部先后将第一二九师东进纵队两个连、青年纵队1个排包围缴械,并围攻东进纵队第三团及清江、清河两个县大队,将清河县大队大部消灭。为了自卫,第一二九师趁顽军朱怀冰部南撤、顽军高树勋部尚在卫河以东之际,决定集中冀南、冀鲁豫、冀中军区部队,歼灭顽军石友三部及孙良诚部于卫河以西地区。

 

八路军冀南部队进行讨伐石友三战前动员

 

战役原定于正月初四(2月11日)进行。孰料2月9日石友三发觉率部秘密南逃。第一二九师立即命令参战部队追击与堵截。战斗打响后,青年纵队第七七一团、冀南军区特务团等部在清河以西之狼窝消灭孙良诚部1个团;东进纵队第二、第三团及冀中军区第二十三团于威县东北之史家庄、枣科一带,与石友三部暂编第三师激战,歼其两个营;东进纵队、青年纵队、先造纵队、筑先纵队各1个团及第三八六旅第四团在清河西南中兴集一带,与石友三部第一八一师激战终日,阻滞了其撤逃。

 

后八路军将顽军主力包围在威县东南下保寺,马呜堂窑安镇地区,并发起猛攻。13日,孙良诚部3000余人突围南撤,逃过卫河进至南乐地区。石友三部连遭围攻,伤亡惨重,于15日夜突围西逃。东进纵队主力、青年纵队之第七七一团与冀中军区赵谭支队等部,立即沿顽军左右两侧平行追击。此时,日伪军由广平、丘县、曲周、永年、肥乡、威县出动3000余人进至广平、丘县间地区,向八路军进攻,以掩护石友三部。石友三部乘机从大名、临漳间渡过漳河,向清丰东南地区撤逃。战至18日,八路军停止追击。此役,八路军共毙伤俘顽军2800余人。

 

1945年除夕,匪首赵保原说八路真缺德,大年三十搞决战!

 

据说,解放军开国中将聂凤智有个嗜好:逢年过节就爱打仗。抗战时期,他在山东时有好几个大仗都是逢年过节时打的。当时,在胶东有个出名的大汉奸,叫赵保原,他就是栽在聂凤智这个“嗜好”上的。

 

抗战中的聂凤智

 

赵保原本来是山东蓬莱县芦洋大赵家村的小混混,跑到东北后,混进了东北军;九一八事变后,27岁的他又投靠伪满当汉奸。七七事变后,他于1938年率部以“满洲国派遣军李支队”的番号,随鬼子入关,盘踞山东胶县一带。不久又“反正”,在胶东一站住脚后,他就开始制造反共摩擦,并与驻青岛日军秘密勾结,1942年3次配合日军向胶东根据地大举进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其统治区内,强制推行保甲制度,组织“抗八小组”,征调民工,修筑据点,大肆捕捉壮丁,苛捐杂税名目繁多,百姓被逼得家破人亡,成群结队逃往根据地。1944年,海阳、莱阳80万人联名上书八路军山东军区司令员罗荣桓,强烈要求兴师“讨伐通敌叛国的大汉奸”赵保原。1945年2月,胶东军区决定对赵保原实行“斩除性”决战。

 

2月12日拂晓,胶东部队向赵保原盘踞在莱阳万第的老巢发起了猛攻。十三团团长聂凤智率部为决战主力团,与友邻部队十六团、炮兵营、特务营及民兵投入了这一场决战。这天正好是农历除夕,老乡们顾不上过年,农救会、妇救会,青救会等抗日组织发动了5万多群众,挑着担子,牵着牲口,推着独轮车,抬着担架,组成浩浩荡荡的支前大军,赶来助战。

 

战斗打响之际,赵保原正在和手下一起推杯换盏,大吃大喝,包着饺子准备过年。突然几个手下脸色发白,跑来报告:“八路开战了!”结果,赵保原饺子没吃成,仓促间提着驳壳枪应战。这一次决战,打得非常激烈,每个地方都是反复拼杀争斗,经过4小时激战,全歼守敌5个营及第十三区专署,赵保原仓皇逃窜,这场战斗一直到初七才结束,不仅拔除了赵保原的老巢据点,还解放了海阳、莱阳大片地区,为胶东抗战扫除了一大障碍。战后,人民群众欢欣鼓舞,纷纷宰猪杀羊,慰劳人民子弟兵,个个喜气洋洋。十三团的战士们说:“都说过年要热热闹闹,我们大年三十就打仗,5万老乡来助战,真是过了个热闹年呀!赶走赵大汉奸,来了个开门红,又过了个欢乐年呀!”

 

事后,侥幸逃得一命的赵汉奸说:“没想到八路这么缺德,大年三十搞决战!”聂凤智听说后,笑着说:“兵法曰:奇者,出敌不意也。就是要打他个措手不及!”到日本投降前,曾经大名鼎鼎的赵部只剩下六百余人,再不敢公开打出旗号,蛰伏于即墨王村南地区。赵保原这次侥幸溜了,但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一年多后在解放军攻打胶县时被击毙。姓赵的作恶实在太多,最后连头也被老百姓给割了下来。

 

 

1948年正月初一:东北野战军下达攻取鞍山命令

 

1948年初,历经东北人民解放军夏秋冬三季攻势的打击,东北战场的局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我军的战略反攻之下,国民党军被迫集中兵力,固守长春、沈阳、锦州等24个大中城市。鞍山、辽阳等城市,本来是“沈阳防守体系”的南部要点。当时,驻鞍守敌有1.3万人,为负隅顽抗,他们修建了多个防御工事,组成强大火力网,鞍山成为名副其实的易守难攻之地。但国民党东北“剿总”惧怕分散被歼,命令两城守军向沈阳收缩。根据形势变化,2月7日,毛泽东在致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电报中明确指出:“你们现在打辽阳、鞍山……很有必要。这个战役完成后,你们就可以解放辽南。”东北野战军总部根据中央指示,决定迅速包围歼灭沈阳以南的辽阳、鞍山、营口之敌,防止敌兵力收缩固守。2月10日,正值大年初一,东北野战军总部向作战部队发出攻取鞍山的指示。在第四纵队司令员吴克华统一指挥下,我军第四、五、六三个纵队顾不上过年,迅速向鞍山挺进。

 

东北野战军首长林(前右一)罗(左一)刘(左二)研究作战计划

 

2月12日,大年初三,四纵十二师率先赶到鞍山东郊,其余部队也陆续到达指定地点,完成了对鞍山的包围。此役,由第四纵队司令员吴克华统一指挥,共集结第四、第六纵队(欠十六师)、辽南独立一师、总部炮兵师以及部分地方武装,7个师近8万人。国民党守军为五十二军二十五师以及保安团和地方武装,共1.3万人。

 

2月16日,扫清鞍山外围的战斗打响。我军先后夺取四方台、铁架山、红旗堡变电所、鞍山火车站等地,完成了总攻鞍山的准备。至18日拂晓前,外围战斗结束。

 

东北野战军在冰天雪地中向鞍山发起进攻

 

2月19日6时30分,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第六纵队共5个步兵师,辽南独立一师和东北野战军炮兵师等部队,在完成了对驻鞍山国民党军队包围的前提下,发起了总攻。六纵队十七、十八两个师从鞍山西部平原经刘二堡沿公路向市区猛烈扩展。9时许,该部五十四团由陶官屯突入市内南部,并向转盘街(今市府广场一带)进攻。四纵队十师由市区东北攻克高地和贮水池,逼进对炉山。四纵队十二师和辽南独立一师从市区东南两面向神社山(今烈士山)、伪市公署一带猛烈进攻。10时许,敌军全部被压缩在鞍钢白楼、伪市公署转盘街、对炉山3个据点。攻城部队分工合作,协同作战,分别攻下这3个据点。战斗到深夜12时结束,全歼国民党五十二军二十五师及矿警、地方保安团等总计13000余人,生俘敌师长胡晋生,缴获大批武器装备。从此,鞍山回到人民手中。

 

敌二十五师指挥部鞍钢(昭和制钢所)大白楼

 

1952年春节:侵朝美军送出的新年礼物是细菌武器!

1952年的1月27日,是志愿军入朝后的第二个大年初一。这天夜间,美军飞机在位于朝鲜铁原郡的志愿军四十二军的部队上空低空盘旋,但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投掷炸弹。第二天(大年初二)清晨,三七五团战士李广福首先在雪地上发现了大量的苍蝇、跳骚和蜘蛛等昆虫,散布面积约200米长,100米宽。随后该团又在别处相继发现了大量昆虫,形似虱子、黑蝇或蜘蛛,但又不完全相似,而当地居民都不认识这种昆虫,散布面积约6平方公里。第四十二军在分析了有关情况后,初步判断:“此虫发生可疑,数地同时发生,较集中密集大,可能是敌人散布的细菌虫”。但由于该军卫生科技术设备和水平所限,无法确认昆虫是否携带有病菌。因此除立即采取措施焚烧昆虫外,马上把情况报告志愿军总部。

 

雪地上发现的“细菌虫”

 

志愿军总部接到第四十二军报告后高度重视,彭德怀司令员当天即打电话给第四十二军军长吴瑞林询问详细情况,指示采取措施,消灭昆虫。志愿军后勤司令部要求立即紧急采取消毒预防措施,并指示第四十二军马上写出详细的书面报告,上送昆虫标本,以便培养化验,请专家鉴别。

 

2月6日,志愿军司令部向所属各部队转发第四十二军关于发现异常昆虫的报告,要求各部队在驻地进行仔细检查,查看有无同类昆虫存在,并要求各岗哨严密注意敌机投掷物品,发现可疑征候要立即上报。

 

美军在朝鲜投下的四格细菌弹

 

此后数日,志愿军部队连续在朝鲜前方和后方多处发现反季节出现的昆虫,虽然无法确认就是美国飞机所为,但志愿军总部不得不采取措施,要求全军高度警惕敌人投放细菌的阴险行为,除收集标本外,一律立即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进行消毒灭菌。但在1952年2月17日下午,4架美军飞机在平康西北下甲里第二十六军第二三四团阵地投下一物品,爆声沉闷,异味弥漫,周围雪地上立即布满了苍蝇,阵地上的官兵目睹了全过程,这才证明了雪地上的昆虫确是美军所为。

 

随后在2月19日,总参作战部接到了志愿军的电话报告:志愿军第十五军部队发现了霍乱,斑疹,大脑炎等病症,已有两人死亡。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断然决策全面展开反细菌战斗争。

 

据统计在反细菌战的过程中,最终查出并确认的病菌有鼠疫杆菌,沙门杆菌群,痢疾杆菌,霍乱杆菌和炭疽杆菌等达10余种,确认和疑似与细菌战有关的传染病患者384名,死亡126人。可见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军使用细菌武器是实实在在的事情,矢口否认是敌不过确凿的证据的。

 

每天,官兵们都会坚持24小时巡逻。虽然有风有雪,但一点都不觉得冷,因为他们脚下踩着祖国的热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