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又一家“金仕堡”闹歇业风波!金仕堡健身此前屡现关店跑路,监管长点心吧

2019/11/19 22:38:43

上海又一家“金仕堡”闹歇业风波!金仕堡健身此前屡现关店跑路,监管长点心吧

“金仕堡”这个名字,申城的消费者们并不陌生。这家连锁的健身会所曾因投诉量巨大而被上海市消保委约谈,近年来其多家门店更屡屡突然关店,致使购买了健身卡的消费者权益受损。

 

“金仕堡”近日又惹纠纷。5月12日,其松江新城店的多名会员致电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反映这家门店突然贴出“通告”,称要关店两个月,而此前毫无征兆。这一纸公告令会员们极度不安,担心这家店是否也会和其他门店一样,也开始玩弄“关店跑路”的套路。松江区市场监督部门紧急介入后,金仕堡松江新城店很快放弃关店,恢复了经营。

 

尽管店又开了,但消费者的疑虑并未打消。不少会员担心恢复经营只是“权宜之计”,遂提出退卡的要求,目前正与店方协商……鉴于金仕堡的“名声”,希望监管部门应予以重视,妥善解决退卡引发的一系列纠纷;并防微杜渐,杜绝突然关门的事情再度发生。

 


“可疑”的改造升级

 

5月12日,多名会员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提供了一张“通告”的照片。通告中,金仕堡松江新城店称“将要进行改造升级,自5月12日起暂停营业,周期为60天,会籍自动延续”。会员高小姐告诉记者,店方的这一举动非常突然,之前没有任何风声。通告是当天店方直接贴在门口玻璃门上的,会员们前往健身消费时看到,方知店暂停营业了。

 

除去“突然袭击”外,在会员们看来,“改造升级”还有着颇多的疑点。据会员们称,一来,今年春节前后,金仕堡松江新城店刚刚进行过一轮装修改造,营业面积也有所调整,怎么短短几个月又要改造升级了?二来,奇怪的是,店里的多名教练同样对改造升级毫不知情。当天,教练们大多照常上班,通告令他们也摸不着头脑。

 

会员们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店方所谓的改造升级有些不正常。会员们很快联想到,这是否是“关店跑路”的征兆?加之,有教练随后爆料称一两个月工资被拖欠。“关店”的传言不胫而走,在会员们中开始流传。

 

5月12日当天傍晚,百余名会员闻讯赶来,聚集在金仕堡松江新城店门口,要求店方办理退款,以免关店后健身卡上的钱无处追讨。松江区中山街道、中山市场监管所也随即赶到现场,协调处理,并为会员们登记信息。

 

△图为金仕堡松江新城店5月12日张贴的暂停营业的通告。

 


店方否认“跑路”之说

 

在中山市场监督所的协调下,金仕堡松江新城店最终并未暂停营业。据会员们称,5月14日,店方就已全面恢复了营业,会员可以正常前往健身。

 

5月16日,记者在茸梅路上的金仕堡松江新城店看到,门店确实已正常开门营业,不时有会员在前台登记后前往二楼健身。在店门口的玻璃门上,记者看到贴有了一份公告和一份声明。两份材料对此前的改造升级、暂停营业进行了解释:金仕堡松江新城店经营方“同劲文化传播”强调改造升级确有其事,但由于会所内部管理疏忽导致与会员沟通欠畅,致使滋生了跑路的谣言。声明中还反复强调:“老板一直在国内,不会置广大会员利益于不顾,更不会跑路”。

 

△金仕堡松江新城店已恢复营业。

 

这份声明并未打消会员们的全部顾虑。有会员发现,恢复营业后,店里的教练和工作人员更换了不少人。在会员们组建的一个维权微信群中,不时有会员质疑还能开门多久,称怀疑恢复营业只是迫于政府部门压力的权宜之计。

 

此前的歇业风波,是否只是管理疏忽这么简单?记者致电门店负责人范先生询问,他称想说的都在上述声明中了,随后以忙为由挂断了电话。5月16日,记者又就此问题询问了会所前台,前台只是反复强调会所已正常营业,不会再关,不需要担心什么。

 

△恢复营业后,为了打消会员们的顾虑,金仕堡松江新城店又贴出了一纸声明。

 


盼预付费卡的监管补位再快一些

 

记者随后向参与协调处理的松江区中山街道信访办了解情况。信访办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了解,金仕堡松江新城店的老板确实有“改造升级”的想法,并希望借此机会更换一个品牌。之所以操作突然,可能是因为会所的内部管理上存在一些问题。监管部门目前已要求金仕堡松江新城店后续若再有类似的想法,应提前告知会员,并与会员充分沟通。

 

由于突然歇业带来的不信任感,加上教练的更换,几天来,陆续有会员前往金仕堡松江新城店登记信息,要求退还剩余的私教课程费用以及健身卡年费。据会员王先生称,对于大家的退款要求,店方回应会在收集完信息后一并处理。可以预料,接下来,退卡极有可能再度引发一系列纠纷,希望市场监督以及消费维权部门及早应对。

 

一次“改造升级”闹得沸沸扬扬,除了操作不当外,与“金仕堡”这一招牌劣迹斑斑不无关系。近年来,金仕堡门店关门事件频频发生。2013年8月底,高平路815号的金仕堡健身突然关门。2014年浦东绿地梧桐苑里的金仕堡,在招揽会员后迟迟不开张,后又改名唤潮健身。去年1月,龙吴路上一家金仕堡加盟店关门停业。5个月后,丹吉健身四家门店突然关门,而其前身也是金仕堡。最近的一次,今年3月,古浪路上的金仕堡健身也突然关门,人去楼空。

 

在类似健身会所先鼓动顾客买卡充值、后又关门跑路的事件中,监管部门的事后介入,基本无济于事。而据记者了解,预付费卡的监管本就薄弱,而体育健身行业还不在目前实施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的监管范围之内,完全处于监管空白。“金仕堡”的风波也再次提醒了相关部门,监管的完善补位已迫在眉睫,出台地方法规《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管理条例(讨论稿)》的步伐应再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