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复兴岛北部船厂,我青春记忆的系缆处

2019/11/19 21:22:03

复兴岛北部船厂,我青春记忆的系缆处

复兴岛北部共青路上有一个渔轮厂,它和我所在的上海海洋渔业公司同属一个水产系统。彼此关系则是渔轮厂修造船,渔业公司驾船捕鱼,相互依存。渔轮厂最早叫华利船厂,后改名渔轮厂,但我们渔业公司船员都习惯叫它“船厂”。它在复兴岛上算中型厂了,职工有3000多人。船厂就夹在我们渔业公司和复兴岛公园中间,算是贴隔壁的左邻右舍。开进岛的公交77路汽车,从复兴岛公园到船厂大门口,只有一个站的路程,现在那里也是地铁12号线的一个站头。船厂的码头岸线长670米,如今已是规划中的杨浦区复兴岛东外滩滨江地区的一段。

  

当年,渔轮厂一个冷却机电设备的水塔便是复兴岛北部最高的建筑了。由于复兴岛先是由黄浦江从长江带来的泥沙淤积成了一大片,再由人工挑来土方和石块填下去后,方才有了这个一半天然一半人工的岛屿,故地基不甚稳固,岛上楼房一般不超过3楼。唯有船厂水塔横空出世,一枝独秀,老远就能看到。一次,我的朋友到船上来看我,问我有什么标记好找,我说你看到共青路右侧高耸的水塔后,沿路向北走50米,就会看到在渔业公司门口等你的我了。

  

有一年我所在的渔船进船厂大修,到厂码头边仰头看,我们的渔船在高高的船台上,几个身穿白帆布工装的女电焊工一手举面罩,一手持焊枪,正在低头焊钢板接缝,但见弧光闪闪,焊花灿灿,恰如当时流传的一首《女电焊工之歌》所唱:“英姿飒爽女焊工,壮志凌云震长空”。

  

船厂占地200多亩,比较大,故在厂内三横三竖的干道,分别竖起了路牌,南北方向称经一路、经二路、经三路;东西方向称纬一路、纬二路、纬三路。有8个浮动铁码头,1个固定水泥码头,与北面我们渔业公司码头连成一气,我们渔船要大修的话,只要直接朝南开过去,靠上码头,拆除柴油机后,通过岸上的钢轨滑道滑入船坞,拆除螺旋桨,再通过升船机上船台(俗称“上排”)。船厂共有16个船台。而下船台(下排)则按反过来的程序,滑入船坞轨道后下水。船厂一般一年能修120多条渔船,造14条渔船。

进厂大修按常规,船长、大副负责船体以及驾驶、甲板机械等的监修,水手不参加。我们机舱则全体参与柴油机大修,每天5毛伙食费补贴,比出海少2毛,但已经很好了。当时2毛钱就能吃到船厂食堂的米饭、大排青菜底和蕃茄蛋汤了。船厂负责我们柴油机主修的老刘,瘦瘦长长的,人聪明,车、钳、刨样样拿得起,手艺极好,我们都很佩服他。我想,如果他到我们船上当轮机长,一般海上修理都不在话下,但老刘说出过海,疰浪(晕船)得厉害;而我们的轮机长,如果到船厂当主修,不能胜任,但他不疰浪,海上刮7级风浪,他照样能吃一大碗饭。事情就是这样互相不可替代。 

 

因为大修半年,我渐渐熟悉了船厂。当时复兴岛的国营企业无一不是小社会,有食堂、医务室、托儿所、技校等等,但船厂除此以外,还有一个消防队(救火会),一个高炮营,分别担当着复兴岛北部救火和防空的光荣任务。消防员好像是专职的,炮兵营的炮手都是兼职的。就在大修期间,我们渔业公司一条船在岸上烧饭,不小心着火了,船厂的红色消防车呜呜呜地出动,人高马大的消防员用水龙头一飚,灭火机浇几下,火警就解除了。那段时间,我在船厂炮兵营的一位同学曾带我走上船厂斜对面的一个高约7米的阳台,看一门套着绿色炮衣的高炮。碰到过一次他们训练,我也挤在下面的一堆人群里看闹猛。训练时他们穿着迷彩服,指挥员哨子“瞿”一吹,三角形小令旗一挥,操纵手霍霍地转动和升起炮口,对着蓝天练习瞄准。我也跟着众人一起喝彩,其中姑娘们脆生生的声音特别好听,炮手们因此也更来劲了,一个个精神抖擞,挺帅气的。

  

船修好后拴在渔轮厂码头试车48小时后,大修告竣。我们轮机人员和老刘等人穿着工装背带裤,一起进复兴岛公园,在嫣红如霞、晶莹如雪的樱花丛中,合影留念。渔船大修出厂后,又驶向云水深处出海捕鱼了。

  

1991年上映的电影《开天辟地》里,一个炉火通红,工人抡着大锤,火星四溅,叮叮当当打铁的场景,就是在船厂铸造(翻砂)车间拍摄的。

 

去年,我去了复兴岛北部参观游览。现在船厂规模缩小了,只有职工数百人,厂名也改为先前的老名称华利船厂,建造一些远洋金枪鱼钓船和渔政、渔监巡逻艇等。我边走边看,这个曾是我青春记忆的系缆处,思潮滚滚,往事宛如昨天,令人感慨唏嘘。 

 

但我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复兴岛作为杨浦区东外滩滨江的一段,将与外滩源、北外滩、南外滩接通,前程不可限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