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裁军30万会不会影响军力战力?军改重在精兵制胜

2019/11/19 10:36:56

裁军30万会不会影响军力战力?军改重在精兵制胜

【学习小组按】

去年9月3日,习主席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郑重宣布: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

裁军30万,为何裁,何时裁,怎么裁,背后有何深意?

一年过去了,这些问题答案初现端倪。

今天,学习小组联合全军政工网,推出《军营理论热点怎么看·2016》第八部分内容,带您走进裁军30万的背后……

文中很有信息量,如:

1,裁军30万,其中压减干部16万左右

这次改革,致力于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裁减军队员额30万,其中压减干部16万左右。

2,军委机关的调整

特别是军委机关由总部制调整为多部门制,普遍降低机构等级,大量压缩机构数量和人员编制员额,大幅减少直属单位,精简力度很大,下一步还要区分不同情况进行分类整合和精简,为全军调整改革带了好头。

3,美俄军队裁员情况

美军从冷战结束时的200多万压减到目前130万,俄军从苏联解体时的282万压减到目前的100万,但美俄军的网络、无人、特战等新型作战力量却在不断增强。

4,美军借鉴沃尔玛

美军现在流行的“聚焦式后勤”理论就是借鉴沃尔玛等大公司的高效经营模式提出的。

5,管理体系被视为最宝贵的财富

在华为公司,管理体系被视为最宝贵的财富,也是其保持活力、保持动能的重要依托。企业在商海竞争,军队则是在战场搏杀。

6,把过程控制摆在战略位置来抓

这次改革,强调把过程控制摆在战略位置来抓,一个重要着力点就是在优化管理流程上下功夫。这就要求我们破除繁琐哲学,简化工作环节,加强专业评估,突出相机调控,强化全程监督,以流程优化达到最佳效果。

【摘要】

一、为什么说精兵作战、精兵制胜关键在一个“精”字?

“精”意味指挥体制灵活高效。

“精”追求力量结构优化组合。

“精”要求作战能力加速升级。

二、这次改革在推进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上有哪些新举措?

按照精干的原则压缩规模。

按照高效的原则调整结构。

按照科学的原则提高效能。

三、为什么要来一场以效能为核心的军事管理革命?

管理理念更加现代。

管理体系更加精准。

管理流程更加优化。

【第八章原文】

裁军30万的背后

——怎么看这次改革重在压规模、调结构、提效能

2015年9月3日,北京天安门城楼,各国政要云集,世界目光聚焦。习主席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郑重宣布: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

这一消息迅速传遍全球,一时引爆世界舆论,在广大官兵中也激起阵阵波澜。一些同志不禁心生疑惑,我们正在致力于强军,为啥还要裁军,这会不会影响军力战力?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让我们一起走进裁军的背后。

一、为什么说精兵作战、精兵制胜关键在一个“精”字?

早在1945年,毛泽东论述抗战结束后我军建军方针时,明确提出:“兵贵精,不贵多,仍是今后建军原则之一。”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多次裁军,先后裁减员额100万、50万、20万,消肿去冗、提质增效。这次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决定再次裁军30万,使军队总员额减至200万,开启了新一轮精兵之路。

“精”意味指挥体制灵活高效。著名军事家苏沃洛夫说过:“一分钟可决定战斗的结局,一小时可决定战局的胜负,一天可决定帝国的命运。”如果说机械化战争靠的是“以大吃小”,那么信息化战争则更多是“以快吃慢”。从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来看,现代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发生了革命性变化,特别是指挥对抗在现代战争中作用空前上升,谁的指挥体制层级灵活、反应灵敏,谁就能占据优势、赢得主动。

如美军推动作战指挥向“全球一体、跨域联合”转变,可随时随地在全球范围内调集各种力量、直通末梢神经。俄罗斯先后组建武装力量作战指挥中心、国家防务指挥中心,在叙利亚作战中战场探知全面、目标确定准确、实施进攻快捷、远程投送有力,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很重要的在于有一个高效的指挥体系。可以说,胜战之钥,千军万马看指挥;建立精干高效领导指挥体制,抓住了“精”的核心要义。

“精”追求力量结构优化组合。军队的力量配置、结构编成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只有紧跟战争形态、制胜机理的变化而不断调整,才能更好适应战斗力生成要求。1985年百万大裁军之后,我军加大了技术兵种的比例,炮兵成为陆军第一兵种,装甲兵成为陆军主要突击力量,陆军航空兵、海军陆战队、陆军防空导弹部队等一大批新的兵种纷纷诞生。现代战争中,信息主导特征更加鲜明,信息优势成为决胜性优势。这就牵引和倒逼军队力量结构,从以往注重部队规模、机动速度、火力强度等要素,转到注重基于信息系统的网络中心、体系支撑、平台作战上来,使员额数量让位于质量效益,打造“尾巴更小、牙齿更强、拳头更硬”的精锐之师。

“精”要求作战能力加速升级。精不仅是体制的优化、力量的调整,更为重要和内在的是作战能力的跃升。2008年俄格战争中,俄军快速反应能力低,大规模机动能力弱,近在咫尺的第58集团军不能迅速机动到冲突地区,严重影响作战效果。以色列面积仅有2万平方公里、人口800多万,长期战争环境促使他们致力于打造一支反应快速灵敏、完成多样化任务、具备极强进攻性的国防军,在一系列战争和军事行动中以强大战力取得骄人战绩,成为中东地区不可小觑的军事强国。军队精不精,能力来支撑。我们强调精兵作战、精兵制胜,很重要的是军队关键作战能力要实现大幅跃升,形成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王牌。

二、这次改革在推进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上有哪些新举措?

拿破仑曾说,两个马木留克兵绝对能打赢3个法国兵,100个法国兵与100个马木留克兵势均力敌,300个法国兵大都能战胜300个马木留克兵,而1000个法国兵则总能打败1500个马木留克兵。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数量规模与质量效能的辩证关系。这次改革,以结构优化主导规模调整,以力量体系“强身”促“瘦身”,向结构功能要制胜力,向现代管理要高效益,实现由“大块头”到“有内涵”的转变。

按照精干的原则压缩规模。这次改革,致力于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裁减军队员额30万,其中压减干部16万左右。从军委机关到战区、军种各级机关,无论是单位等级、内设机构还是人员编配,都坚持从严从紧控制。特别是军委机关由总部制调整为多部门制,普遍降低机构等级,大量压缩机构数量和人员编制员额,大幅减少直属单位,精简力度很大,下一步还要区分不同情况进行分类整合和精简,为全军调整改革带了好头。

按照高效的原则调整结构。军事竞争中,结构科学是重要的优势,结构落后是致命的缺陷。资料表明,美军从冷战结束时的200多万压减到目前130万,俄军从苏联解体时的282万压减到目前的100万,但美俄军的网络、无人、特战等新型作战力量却在不断增强。

我军军兵种比例、官兵比例、部队和机关比例、部队和院校比例不够合理,非战斗机构和人员偏多、作战部队不充实,老旧装备数量多、新型作战力量少等问题比较突出。这次改革,通过调整改善军种比例,优化军种力量结构,特别是加大压减老旧装备部队力度,为发展新型作战力量“腾笼换鸟”,同时根据不同方向安全需求和作战任务改革部队编成,推动部队编成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方向发展。这样调结构,就是向着矛盾问题动刀子,既利“器”又改“制”,从结构功能入手实现重塑再造。

按照科学的原则提高效能。追求效能,是军队改革的重要目的诉求。这次改革,着眼提高军队专业化、精细化、科学化管理水平,推进以效能为核心的管理革命。

在理顺职能上统筹,组建军委训练管理部、国防动员部,将军官、士兵、文职人员管理职能归口军委政治工作部,真正把全军军事训练管理、国防动员力量、军事人力资源等统成“一盘棋”协调推进;

在制度机制上变革,健全管经费、管物资、管采购、管工程等方面的制度,提高军事经济效益;

在履行职责上转型,转变职能、转变作风、转变工作方式,按照法定职责权限抓工作,提高工作效率和组织效能。

这些改革举措,体现了对现代管理特点的深刻把握,体现了进一步解放和增强军队活力的现实要求,体现了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发展方向。

三、为什么要来一场以效能为核心的军事管理革命?

我军在长期军事实践中,形成一整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制度规定和运作方式,有力促进了部队建设水平和作战效能的提高。进入信息网络时代,军队组织结构日益复杂,专业分工更加精细,军队建设、管理和作战行动更加强调标准化、规范化、精细化,迫切需要军事管理领域的全新变革,推动我军向质量效能型转变,实现集约高效发展。

管理理念更加现代。“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然后十万之师举矣”,2000多年前的《孙子兵法》就将军事活动带入了科学管理的历史进程。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管理学之父”泰勒将标准化引入企业管理,掀起了世界管理革命的浪潮。20世纪60年代,美军借鉴标准化管理理念,推行以“计划、项目与预算”为中心的国防管理革命,有效加强了美军的战略管理。美军现在流行的“聚焦式后勤”理论就是借鉴沃尔玛等大公司的高效经营模式提出的。

从我军实际看,管理理念与时代发展还不够同步,头脑中陈旧框框、工作路径依赖、习惯做法羁绊还一定程度存在。比如,评估部队管理效果有时还停留在“出门看队伍,进门看内务”的层面,基层管理还存在“管为看、管为查、管为不出事”的现象。这就要求我们的管理理念来一次脱胎换骨,善于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信息技术,借鉴过程管理、系统管理、人文管理等现代管理理论,立起信息主导、集约高效、注重法治等理念,建立一整套符合现代军事发展规律、体现我军特色的科学组织模式和运作方式。

管理体系更加精准。在华为公司,管理体系被视为最宝贵的财富,也是其保持活力、保持动能的重要依托。企业在商海竞争,军队则是在战场搏杀。庞大的规模、复杂的体系、生死的对抗,对军队管理体系提出更高的标准要求,秩序、规则等对战斗力生成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从联合训练到日常管理,从后勤保障到装备建设,都是从单一到复杂、从局部到整体的精细化工程。“千人一杆枪,万人一张网”,任何一个局部、一个节点出现问题,都可能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这就要求我们健全以精准为导向的管理体系,精准谋划、精准规划、精准部署、精准落实、精准检验,提高国防和军队发展的精准度。

管理流程更加优化。南部战区成立后,即着手组织研究制定《指挥流程操作细则》,把作战指挥流程程序化,将每个战位职能分化细化,对怎么处置情况、如何发送信息、军种间怎么协调、各种链路如何交互融合,都进行了明确,人人按“则”上岗。这是改革后流程化管理的生动写照。制胜优势很重要的源于流程优势。过去一些单位工作运行中,往往重视任务部署和结果考评两头,对过程管理做得不够,流于形式、大而化之。比如,评估、督导、调控机制不健全、方法不科学,什么事都大呼隆、大兵团作战,雨过地皮湿。

这次改革,强调把过程控制摆在战略位置来抓,一个重要着力点就是在优化管理流程上下功夫。这就要求我们破除繁琐哲学,简化工作环节,加强专业评估,突出相机调控,强化全程监督,以流程优化达到最佳效果。

 

(本文来源:学习小组;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