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期选举要来了,这一届美国年轻人会去投票吗?

2019/11/9 0:09:54

中期选举要来了,这一届美国年轻人会去投票吗?

美国中期选举即将到来,不少媒体报道称,由于年初校园枪击事件推动及泰勒·斯威夫特、蕾哈娜等名人动员,年轻人组成了一个强大的投票集团。但问题是,年轻人会去投票吗?

 

美国中期选举中,年轻选民的投票率一向不高。但初选和选民登记等迹象表明,今年投票率可能会变高。


千禧一代更热衷政治?


皮尤研究中心一项调查发现,年龄在22岁至38岁之间的人,62%“期待着”11月6日的投票,相比2014年的46%和2010年的39%,这一比例大幅上升。

 

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迈克尔·麦克唐纳负责美国选举项目,该项目的选举数据可以追溯到1787年。他表示,最近的特别选举和初选的投票率高于往年,部分原因是年轻选民的更多参与。

 

初步迹象表明,这种情况可能会在下个月再次发生。根据麦克唐纳的说法,可以期待,年轻选民更愿意参与此次投票。

 

调查显示,医疗、移民、经济是年轻选民关心的问题,他们也希望更多地与候选人讨论这些问题。

 

尽管如此,年轻选民也是最可能不去投票的年龄段。麦克唐纳认为,当人们感兴趣的时候,他们才去投票,“年轻人接触政治的时间不长,没有深刻的依附感,也不像年长的人那样关心政治,因此当问题对选民很重要的时候,他们才有动机参与进来”。


愤怒也是一种激励?


如今,美国社会政治似乎陷入了低迷中,有关党派分歧严重、美国社会撕裂的说法不断。而这些因素,要么鼓励年轻人投票,要么把他们推得离政治更远。

 

7月,MTV/AP-NORC一项针对15岁-34岁人群的调查发现:不到五分之一的受访者对投票给终身政治家、白人、年长的人或名人表示兴奋;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那些关心影响他们及他们这代人的问题的候选人有兴趣;受访者对政治制度和话语权普遍感到悲观,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怀疑持不同政治观点的人能否团结起来解决分歧。

 

麦克唐纳认为,否定并不一定产生消极影响,这种悲观情绪可以促进人们的参与。他表示,“愤怒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情绪,可以激励人们参与选举,让一些人失去兴趣的同时也激励了另一些人”。

 

今年2月,美国佛罗里达州帕克兰校园枪击案发生后,幸存者发起了一场枪支控制运动,并希望更多的青年参与进来。有数据称,根据46个州的信息,在枪击事件导致17人死亡后,全国18岁-29岁年龄段的注册选民人数增加了2.16%。一些关键选举州出现大幅增加,如宾夕法尼亚州(上升10%)、亚利桑那州(上升7.6%)和佛罗里达州(上升7.9%)。有评论指出,反对枪支暴力的草根运动兴起后,选民注册登记活动激增。

 

但《华盛顿邮报》对亚里士多德公司跟踪的数据进行分析后表示,这一年龄段的注册人数几乎没有变化,即使是在佛罗里达州。
    

名人效应会起作用吗?
    

美国流行音乐歌手泰勒·斯威夫特之前一直避开政治话题,10月7日却在社交平台表示,“由于过去两年发生在自己身上和全世界的一系列事件”,想法发生了改变。她公开宣布支持她所在的田纳西州的两名民主党候选人,这一表态引来超过160万人点赞。

 

不少评论指出,斯威夫特发声支持民主党,让她站在了说唱歌手坎耶·韦斯特的对立面。韦斯特是特朗普的公开支持者,经常头戴“让美国再次强大”字样的帽子。而共和党在田纳西州一向占据优势,如果中期选举中共和党落败,特朗普在未来两年任期内的立法议程或将受挫。

 

美国网站Vote.org传播主管卡玛莉·格斯里接受Buzzfeed采访时指出,在斯威夫特表态后,网站监测到田纳西州的“登记量迅速增长”,全国选举注册登记人数也大幅增加。

 

不过,也有分析指出,泰勒的表态在田纳西州和其他州注册登记截止日期之前,这期间注册登记人数通常会上升,因而很难证明这种增长是“斯威夫特效应”带来的。一些专家也表示,没有具体证据表明,名人的立场或支持对选民有重大影响。

 

但格斯里称,自从2016年Vote.org成立以来,她从未见过“24小时、36小时、48小时内这样的增长”,而且不少注册登记的都是年轻人。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