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委会竞选别成了“名利秀”!人民日报评论:根源在家长对孩子的教育焦虑

2019/11/9 0:09:53

家委会竞选别成了“名利秀”!人民日报评论:根源在家长对孩子的教育焦虑

  

几张家长竞选学校家委会的截图连日来刷爆朋友圈。常青藤名校、知名企业“白骨精”、过亿资金的雄厚财力……一个个笼罩在“竞选者”头上的光环让旁观者自叹弗如。现象背后是部分学校家委会功能出现异化,变了味儿,走了样。新华社发 朱慧卿 作

  

近日,为了能竞选进入家委会,上海浦东某外国语小学一年级某班的几位家长,纷纷晒出“神履历”“神学历”的微信截图在朋友圈霸屏。有网友称看后被吓到,这样的竞选堪比竞选CEO,甚至称还是先不当家长了。竞选家委会缘何变成一场“名利秀”?变味的家委会,到底为谁代言?

  

家委会竞选堪比选“CEO”

  

“我是XX小朋友的妈妈,目前在知名外企作HRD”“我和孩子妈妈硕士,我博士期间曾担任学生会主席”“我工作于全球某投行,研究股市大数据,如果谁欺负我家孩子,孩子他爸会把你的股票砸到跌停,包括茅台”……

  

翻看这些简历,家长们都在使尽浑身解数秀着自己的职业、学历、教育经验等,意在进入家委会的家长们,大都表示自己平时时间弹性,甚至可以随叫随到,乐意为班级做事。

  

连日来,记者一直尝试各种方式联系涉事学校负责人均无回应。5日,记者从学校所在区的教育主管部门拿到一份学校的书面回应。

  

校方称,事件起因是一年级班级选举家委会,学校坚持民主集中制的原则,通过家长自荐和他荐,集体酝酿表决选举的方式产生。校方表示采用选举的方式,是充分尊重家长意见,让家长行使自己的权利和义务。

  

校方在书面回应中写道,由于家长对孩子教育十分重视,对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了解和参与积极性比较高,所以在自荐时努力展示自己,公布了个人信息,该班级其他家长看到信息进行截屏,发在了自己和朋友组建的群里进行讨论,经过散播产生现在这个状况。

  

有教育界人士认为,从表面上看,这样的竞选很民主,大家亮资历亮简历,拼热情表决心,由家长报名选举。但家委会不一定要高学历、社会精英,更多需要的是一份责任心和热情。如此竞选或多或少沦为“拼爹拼妈”的秀场,是家长之间资源、关系、实力的比拼。

  

“进家委会就是为了让孩子得到关照”

  

事实上,家委会竞选成为“名利秀”并非个案。记者了解到,有些学校的家委会甚至存在一些“潜规则”。比如说,老师遇到一些学生选拔活动时,一般由家委会先“瓜分”一遍,剩下的才到班级里。有的甚至名额都在家委会里“消化”了。

  

此外,有些学校的家委会成了学校本职工作在家长群里的延伸,家委会成员成了“第二任课老师”“助教”或“实习老师”,甚至是义工。此前某地一学校的家委会成员就被曝出在教室里看护晚自习。

  

教育专家熊丙奇分析,当前学校的家委会大致可分为四类:“摆设家委会”“工具家委会”“变相联谊会”,以及真正由民主选举产生的家委会,“但目前中小学家委会,前三者占了大多数。”

  

武汉一所高中家委会成员刘女士坦言,自己是积极争取进入家委会的,班级QQ群、微信群都是自己组建的,后来也就顺理成章成为家委会会长。“如果不是为了让孩子能有更多关照,我何苦加入家委会。”刘女士说,进入家委会不难,但要想把工作做好也不容易,为了孩子,很多家长比工作还卖命。

  

崔先生是北京一所小学家委会会长。在他看来,现在家委会不少都成了为学校、为老师服务的组织,根本起不到监督学校、老师的作用,最多是对食堂提提意见,学校也不欢迎家长对课程、教材方面提意见。

  

异化的家委会该如何回归本位

  

2012年,教育部印发《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指出,有条件的公办和民办中小学和幼儿园都应建立家长委员会。学校组织家长,按照一定的民主程序,本着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在自愿的基础上,选举出能代表全体家长意愿的在校学生家长组成家长委员会。

  

教育界人士认为,家委会的异化,是不正常家校关系的体现。而这类不正常源于两个极端,一个是家校之间缺乏互动,家长对孩子在学校生活漠不关心,另一个则是家长过度关心。

  

“异化的背后是家长对孩子升学的焦虑。”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范先佐认为,家长们拼命挤进家委会就是为了让老师能够对自己的孩子高看一眼,多些关照,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现在孩子的竞争,某种程度上已成为家长层次和家庭条件的比拼。

  

北京史家小学德育主任李娟说,家委会应该是家长教师协会,家委会的组织要注意规范性,学校也要引导其发挥作用,而不应该成为帮老师做事、打扫卫生、收班费的“打杂会”。

  

他们建议,家委会的组成比较适合代表制度,切忌成为学校的附庸和畸形延伸。

 

人民日报:家委会竞选别成了“名利秀”

 

晒名校学历、海归背景、高管职位,比车、比房、比资源……近日,上海一所小学某班级家委会竞选引发热议。残酷的竞争、激烈的措辞,映照着家长们的焦虑情绪,也促人审视家委会这一沟通平台,思考家校之间的关系问题。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建立中小学家长委员会,引导社区和有关专业人士参与学校管理和监督。在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成立家长委员会,目的在于加强联系沟通、增进家校互动、促进学生成长。从国外的相关实践来看,类似于家委会的相关机构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一些国家,家长可以经由家长教师联谊会等类似家委会的平台,表达自己对于学校的政策、课程、人事等问题的意见,参与学校管理。家委会采取竞选的方式,有利于民主参与学校事务、提升家长们的积极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让那些更有时间、更有条件和意愿的家长入选,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然而,现实中一些家委会竞选,异化为一些家长的“名利秀”“关系秀”,不仅有悖于组建家委会的初衷,也不利于形成健康的家校合作关系,还可能对孩子们输出不良价值影响。家委会的“异化”,无疑是不正常家校关系的体现。诚如专家所言,“无论是拼资源、拼人脉来服务学校,还是异化成‘校友会’,都是对家委会的错误理解和实践。”从治理现代化的视角来看,家委会有助于厘清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权责边界,有利于学校推进现代治理。但家委会发挥正向功能的前提,乃是家长和学校各归其位,不能越俎代庖。

现实中,家长与学校之间的联系,要避免两种极端状态。一种状态是,家校之间缺乏互动,家长对孩子在学校期间的学习表现漠不关心、不闻不问;另一种状态则是,家长过度关心孩子,总是想方设法亲自介入学校管理。构建良性的家校互动可说是当务之急,亟待从宏观层面加强顶层设计,从微观层面改进具体举措,科学设置其职能,清晰划分学校与家庭的权责边界。“家庭教育首先是自我教育”。对家长而言,理性认识家委会的作用,怀抱积极健康的心态去参与,也才能让这一平台释放更多正能量。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应当看到,家委会选举出现“拼爹”“拼妈”现象,根源于家长对孩子的教育焦虑。近年来,无论是“幼升小”等升学挑战带来恐慌,还是教育“抢跑”引发课外培训火热,都说明孩子的教育是一个家庭至关重要的事项,影响极其深远,牵动着无数人心。这提示广大教育工作者及一切关心教育事业的人们,必须想方设法提供更多优质教育资源,促进教育公平。(吴佳珅)

 

本文综合自新华社、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