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为什么这60件宋锦制品可以成为“国礼”?

2019/9/16 12:34:56

为什么这60件宋锦制品可以成为“国礼”?

APEC会议领导人的宋锦服装、G20峰会的定制国礼、赠送给意大利总统的宋锦双面围巾、赠送给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宋锦女式拎包……60余件宋锦国礼涵盖服饰、围巾、钱包、挎包等多个品类,引得参观者频频驻足。9月2日至3日,“锦绣东方”古典文化传承展览亮相上海豫园·海上梨园。除非物质文化遗产宋锦之外,苏绣和缂丝也同样是主角,传承人现场展示缂丝技艺,感兴趣的观众甚至可以亲自上手体验一番。

 

“锦绣东方”古典文化传承展览亮相上海豫园·海上梨园

 

近距离欣赏“国礼”

 

宋锦是中国传统的丝制工艺品之一,始于宋朝末年,主要产地为苏州。由于质地柔软坚固,图案精美绝伦,耐磨可以反复洗涤,与南京云锦、四川蜀锦、广西壮锦并称为“中国四大名锦”。

 

宋锦国礼展示

 

毗邻九曲桥湖心亭的海上梨园环境清幽,亭台楼阁处,由上久楷提供的数十件宋锦国礼展品按照所属的设计系列分门别类地摆放着。每一件国礼都有“出处”:灰色宋锦双面长巾是2015年李克强总理出访非洲的随身礼品;精致小巧的宋锦晚宴包与红色披肩是习近平总书记出访意大利、厄瓜多尔、秘鲁、西班牙的随身礼品;最新定制的“青花瓷”礼品盒由宋锦长巾、手包、胸针组合成套,是国家领导人于今年4月赠给芬兰总统夫人的生日礼物……

 

“宋锦制作工艺复杂,以经线和纬线同时显花为主要特征。宋锦很特殊,灯光下,不同角度可以看出不同的光泽色彩。”上久楷董事长吴建华指着身上穿的宋锦唐装介绍道。上久楷前身为苏州上九坎绸缎庄,历史可追溯至1889年,2014年,上久楷宋锦漳段面料在众多参选面料中脱颖而出,成为APEC会议领导人服装宋锦漳段面料的唯一供应商,宋锦开始广为人知。如今,平均每个月,都会诞生一件新的定制国礼。“作为国礼制品,我也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吴建华坦言,“宋锦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既要传承传统,也要有所创新。我们应该让更好的设计融入到非遗技艺中,让文化更时尚,也让时尚更有文化。”宋锦国礼在沪上大规模展出尚属首次,现场负责人钱方祥说,“希望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宋锦,了解国礼。”

 

传统手工艺现场再现

 

如果说,海上梨园西侧的宋锦国礼展示是“静”的,那么,展厅东侧的非遗技艺展示则是与之相对的“动”。

 

苏绣织品展示

 

平纹木机前,缂丝传承人诸勤凤一手拿着装有米色丝线的舟形小梭,一手拿着拨子,正在依照经线下衬着的画稿,分块缂织。“你看,忙了一下午,只织了这么一小块儿。缂丝需要耐心,一块20厘米见方的画稿,通常要织上半个多月。”年近五旬的诸勤凤是苏州东山人,接触缂丝技艺30年,如今已是当地唯一会“缂丝”的手工匠人。缂丝有“织中之圣”的美誉,一件缂丝成品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古时便有“妇人一衣,终岁方就”的说法。“坚持缂丝,主要是因为喜欢。平常农忙,3月摘茶叶、5月摘枇杷、6月摘杨梅,下半年才能坐在木机前忙。”诸勤凤说,缂丝辛苦,但看到“像画一般”的缂丝织品时,心里便很有成就感,也就不觉得辛苦了。

 

“一片丝罗轻似水,洞房西室女工劳”,这句话说的是苏绣。“锦绣东方”展览上,展示苏绣的却是一位年轻的“90后”。陈碧娴出身于苏绣世家,8岁起就开始拿着绣花针,跟在外公严宝兴身后学刺绣。23岁时,得知缂丝面临失传的困局,她又跋山涉水拜师学艺,希望通过缂丝技艺精进苏绣。大学毕业后,建筑院系毕业的陈碧娴进入了建筑设计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却始终放不下苏绣,于是说服家人成立了自己的苏绣工作室。展厅中也展示了她所设计的苏绣团扇、小屏风等作品,“传统的东西也需要创新,我会特意设计一些简洁的、有大量留白的绣品,这样会比较符合当下年轻人的审美。”

 

海上梨园执行总经理何东石说,“锦绣东方”古典文化传承展览是海上梨园首次举办以传统文化为载体,展现非遗传承技艺的文化公益系列活动,“希望在飞檐翘角的古典场所,推广昆曲、太极、茶道、香道等传统文化。”

 


题图说明:宋锦国礼展示